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集锦 >> 金华印记
20年前参与对日诉讼的义乌城区31名受害者还有10人在世

发布日期: 2018-01-09 信息来源: 2017年11月20日金华日报03版 作者: 何百林 字号:[ ]


 连日来,记者多方寻访20年前参与对日诉讼的义乌城区31名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诉讼原告团成员,      结果发现———

二十人离世一人无法联系十人在世

 

    金华日报20171120 (记者 何百林 /   傅军杰 制图)

   核心提示

  1997年,义乌崇山村村民联合我国各地遭受侵华日军细菌战残害的民众代表,组成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诉讼原告团。当年811日,原告团向东京地方法院递交了108名原告团成员的集体诉状,由此拉开了一场声势浩大、产生重大国际影响的跨国诉讼。

  在这108名原告团成员中,除了日前记者实地寻访过的崇山村30人(具体名单见本报1163版相关报道),另外还有78人。其中,义乌城区31人,衢州11人,宁波6人,湖南常德30人。

  距离1997年对日诉讼已经20年了。在这108名原告团成员中,还有哪些人在世?那些在世的原告团成员,如今过得还好吗?

  连日来,记者对义乌城区31名原告团成员进行了实地寻访。经多方打听和反复核实后得知,在31名原告团成员中,有20人已经离世,有1人因城市变迁而无法联系(出生于192555、原住义乌城区北门街的楼秋星)。对于能联系上的10名在世的原告团成员,记者一一上门走访。

  

   金祖惠:别看我99岁了,脑子并不糊涂

 

   现年99岁的金祖惠是义乌所有在世的原告团成员中年龄最大的一位。

  19411119,金祖惠的奶奶陈竹英(当时62岁)死于鼠疫。3天后,母亲吴才英(当时41岁)也死于鼠疫。1129,妹妹金宝钗(当时8岁)也被鼠疫夺去生命。

  后来,金祖惠自己也出现了头痛、发烧、腋下淋巴结肿大等症状。他喜欢喝酒,想到自己可能要死了,他索性用胡椒调配了高度烧酒,喝得迷迷糊糊的。昏睡一夜后,他的病情竟然奇迹般地慢慢好了。

  1997年对日诉讼后,金祖惠和弟弟金祖池都是原告团成员,金祖池还曾去日本出庭作证。金祖惠没去日本,但他一直在关注开庭的事。

  现在,除了患有慢性支气管炎和一只耳朵听力有所下降,99岁的金祖惠身体上并没有其他大毛病。1111日下午,记者走进他的房门时,他正坐在床上,手里捧着一本《水浒传》,看得津津有味。

  说到当年的对日诉讼,金祖惠叹了一口气说:“别看我99岁了,脑子并不糊涂。原告到被告的国家去打官司,哪里打得赢!”

  楼启才:只有中国越来越强大,才会有真正的和平

 

  19411223白天,楼启才的叔叔楼良池还在附近一家糖厂干活。第二天凌晨,楼良池就因感染鼠疫离世。在楼良池去世前不久,楼启才的大奶奶、大伯母、小奶奶也被鼠疫夺去生命。

  楼启才出生于1951年,家里受害的情况是他听三奶奶贾雪梅亲口说的。

  最近几年,楼启才一家的经济压力比较大。好在家中每年的房租收入比较稳定,因此能够勉强维持下去。说到对日诉讼一事,他特别生气:“既然东京地方法院承认了侵华日军实施细菌战的事实,日本政府就应该公开道歉。否则,就是老百姓常说的‘不讲理’!”

  楼启才说,现在仍有一些日本民众和政府官员对中国抱有敌意。因此,只有中国越来越强大,才会有真正的和平,才能阻止日本军国主义势头抬头,防止历史悲剧重演。

  张曙:东门片联络人换了两次,民间合理诉求应得到支持

 

张曙今年80岁,目前住在义乌城区莹波路。除了自己是原告团成员,他还是义乌城区东门片的原告团成员联络人。在他之前,东门片的联络人换了两次。最开始的联络人是楼齐龙,200012月,楼齐龙去世了。之后,联络人改为陈知法。几年前,陈知法也去世了。于是,张曙被推选为东门片的联络人。

  1941年冬天,鼠疫由义乌城区北门蔓延至东门。当年1226日,张曙的奶奶感染了鼠疫,症状为头痛、发烧、腹股沟有肿块。当时,医生不敢进家门诊治。家人只好到药店买了一些退烧药,但奶奶吃药后仍未见好转。5天后,奶奶离世了。

  对于日本政府至今不肯就细菌战一事道歉、赔偿,张曙说,对日诉讼是一种民间自发行为,诉讼要求完全合理,应该得到日本政府的支持。随着原告团成员逐渐离世或年事已高,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关注侵华日军细菌战历史、关心当年的原告团成员,共同将对日诉讼一事坚持下去。

  何关南:再拖几年,在世的原告团成员就更少了

 

  何关南今年89岁,目前住在义乌市佛堂镇双林路。

  19411017,何关南的姐姐何菊凤因感染鼠疫离世,当时30岁。那一年,何关南13岁。

  从7岁开始,何关南就住在姐姐家(姐姐已出嫁),姐弟情谊深厚。他记得姐姐感染鼠疫是因为被跳蚤叮咬过。姐姐发病后,体温高达40,身上多处淋巴结肿大,连续两天都没吃什么东西。姐姐离世后,何关南非常伤心,经常一个人偷偷流泪。

  1997年对日诉讼后,何关南没有去日本,但他一直在密切关注诉讼进展情况。时至今日,他仍对日本政府没有就侵华日军实施细菌战一事向中国受害者道歉而气愤不已。

  “再拖几年,在世的原告团成员就更少了。”何关南说。

  几年前,何关南因结肠问题做过一次手术。目前,他的病情趋于稳定,但听力和视力有所下降。何关南的小孙子今年两岁,每天带着小孙子到小区楼下玩耍,是何关南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候。

  姚选宝:要把身体养好,等着日本政府道歉

 

  19411121121,姚选宝的母亲龚七妹、姐姐姚菊如、父亲姚小田、哥哥姚根生、叔叔姚选东、伯父姚樟田等6人先后死于鼠疫,症状都是高烧、口渴、淋巴结肿大。

  当时,姚选宝只有两岁。当母亲发病时,还未感染鼠疫的父亲及时将姚选宝送到姑姑家躲避,因此姚选宝没有被传染。家里的遭遇,是他长大后姑姑告诉他的。

  不久前,姚选宝在下楼梯时右腿膝盖闪了一下,至今走路还不方便。另外,他患有“三高”,每个月的医药费扣除医保报销后,自己还要承担1000元左右。好在他有养老金,因此生活有保障。

  对于20年前的对日诉讼,姚选宝还能回忆起一些细节。他说,现在他年纪大了,没有机会再去日本出庭作证了。不过,他会加强锻炼,努力把身体养好,等着日本政府谢罪、道歉的那一天。

  陈学能:晚上躺在床上经常问自己,难道诉讼的事就这样算了

 

  陈学能今年53岁,目前在上海一家物流公司上班。

  1941124,陈学能的爷爷陈章汉(当时31岁)和奶奶朱良兰(当时24岁)因感染鼠疫离世。两天后,他的曾祖母陈朱氏(当时52岁)也死于鼠疫。

  在此次寻访的31名原告团成员中,陈学能的年龄最小。因此,他经常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眼看着原告团成员一个个老去,对日诉讼之路到底该往何处走?

  “有时候,晚上躺在床上,我会辗转反侧很久还是睡不着。我经常问自己:难道诉讼的事就这样算了?如果就这样放弃,我怎么对得起因细菌战而英年早逝的爷爷、奶奶?”陈学能说。

  陈学能认为,尽管困难重重,但对日诉讼应该继续坚持下去,直到日本政府正式就细菌战一事向中国受害者谢罪、赔偿为止。如果有需要,他愿意为今后的对日诉讼工作出一份力。

  楼爱妹:忘了一些事,但清楚记得母亲受害经过

 

  楼爱妹今年87岁,目前住在义乌怡乐新村。

  楼爱妹的身体不好,不仅看东西模糊,听力也开始下降。更糟糕的是,她还出现了老年痴呆的症状。1115,记者到义乌怡乐新村看望她时,她已无法回忆起1997年对日诉讼的事,并连连叹气:“老了,老了,脑子不行了。”

  不过,对于1941年母亲被鼠疫夺去生命的经过,楼爱妹并没有忘记。对于其中的一些细节,她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

  19411128,楼爱妹的母亲因感染鼠疫离世,当时只有30岁。那一年,楼爱妹11岁。

  母亲去世前,平时和父亲一起做香烛。这是一种靠手艺吃饭的小本生意,由于生意不好,一家人过得很艰苦,就连住的一间半房子也是借来的。母亲发病时,主要症状是高烧不退、淋巴结肿大。当时,父亲怕楼爱妹也被传染,将她托付给叔叔抚养。母亲去世后,被埋葬在义乌东门山一带。因为家里穷,当时父亲连棺材都买不起。

  楼春娥:为支持对日诉讼,当年我捐了一万元

 

  19411128,楼春娥的母亲黄肖梅被鼠疫夺去生命,年仅50岁。母亲去世时,楼春娥只有5岁。不懂事的她以为母亲睡着了,还天真地拉着母亲的手说:“起来,起来!”

  两天后,楼春娥的奶奶马嘉英也死于鼠疫,症状与母亲一样,都是发烧、口渴、淋巴结肿大。不久,曾探望过母亲的伯母也发病离世。后来,其他亲友都不敢来家里探望了。

  1997年对日诉讼后,楼春娥因为晕车严重,去不了日本。为了表达自己对诉讼工作的支持,当时月工资仅两三百元的她,捐出省吃俭用数年攒下的一万元钱,用于原告团其他成员赴日出庭作证。

  现在,楼春娥已81岁。平时,她总是教育自己的孙子和孙女,要努力学习,把自己的国家建设好。只有自己的国家强大了,别人才不敢欺负。

  张彩和:4年前中风,一直瘫痪在床

 

  张彩和今年85岁,目前住在义乌市保联东街。4年前,她因中风瘫痪在床,至今生活无法自理,在语言交流方面也存在一定障碍。

  1113日下午,记者走进张彩和的住处时,她正静静地躺在床上。看到记者,她抬起左手,做了一个类似敬礼的动作。一旁的保姆说,这是老人家在主动跟记者打招呼。只是她没有说话,也无法起身。

  19411126,张彩和的父亲张锦寿感染鼠疫。此时,义乌城区的医生都不敢诊治。母亲傅宝琴没有办法,打算请人将父亲送到乡下医治。但来不及送往乡下,父亲就去世了。安葬好父亲不久,母亲也发病了,于122离世。父母去世时,张彩和已经10岁。

  记者离开时,张彩和再次抬起左手,依然是那个类似敬礼的动作,依然没有说话,也无法起身。记者放下笔,走到床头拉了拉她那只饱经风霜的手,她忽然像个孩子一样开心地笑了。

  楼仁耀:也许等我这一代人离世后,就没有多少人知道细菌战了

 

  19411127日傍晚,楼仁耀看见母亲的精神状态不好,晚饭也没有吃就睡了。当时,他心里很恐惧,害怕母亲染上鼠疫。第二天早上起床后,他发现父亲在家里急得团团转,母亲已开始高烧,当时他急得直哭。当天下午,母亲就离世了,年仅26岁。母亲去世时,楼仁耀的弟弟才一岁,还没有断奶。

  楼仁耀今年82岁,目前住在义乌市区工人北路。退休前他在银行系统工作,家中经济条件还不错。现在,他的身体没有大的毛病,但也有一些常见的慢性病。好在自己有医保,因此看病的负担不重。

  “现在,在世的原告团成员越来越少。也许等我这一代人离世后,就没有多少人知道侵华日军实施细菌战的事情了。”说完这句话时,楼仁耀的神情变得有些黯然。

  相关链接———

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诉讼原告团

义乌城区名单(共31人)

金祖昌  吴圻林  金祖惠  金祖池  王惠光  楼启才  孟贤富  楼秋星 金仁均  楼赛君  张  曙  叶樟基   叶小基  何关南  楼齐龙  姚选宝 楼赛男  陈知法  楼肇松   陈学能  陈良福  张桂娥  楼爱妹  楼良琴   楼春娥  楼仁锦  楼良田  刘华荣  张彩和  楼仁耀  楼仁荣 

  注:带方框的名单表示已经离世,黑体字的名单为无法联系。

【责任编辑:朱忠明】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