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研究 >> 综合研究
李忠杰谈《党章内外的故事》:96年来历经18个版本修订

发布日期: 2018-01-04 信息来源: 2018年01月04日08:08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 李忠杰 字号:[ ]


2018年01月04日08:08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李忠杰谈《党章内外的故事》:96年来历经18个版本修订

   人民网编者按:党章是党的总章程,集中体现了党的性质和宗旨、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党的重要主张,规定了党的重要制度和体制机制,是全党必须共同遵守的根本行为规范。为了满足广大党员干部学习党章的实际需要,中共党史出版社2017年11月出版了由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李忠杰所写的《党章内外的故事》一书。日前,李忠杰做客人民网党史频道,为广大网友作深入解读。

写作《党章内外的故事》意在帮助广大党员更好地学习党章 

    主持人:近日,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了《党章内外的故事》一书,该书用讲故事的方式,以讲故事作为切入点,再现了党章制定史上的真实细节,讲述了党章的内容和条文的演化及其意义,是一部权威而又生动的学习教材。您当时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写这样一本书的呢? 

   李忠杰:首先,全党上下都在不断学习《党章》,学习《党章》有多种方式,比如说自学、听报告等等。我想,如果写一本书提供给广大的党员或者领导干部们,对他们深入理解《党章》的内容可能会有帮助。当然,我长期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对《党章》比较有研究,也有一些成果,所以我想,用这样的方式把党章背后的很多故事介绍给广大读者和党员,应该说还是有意义的。 

    主持人:而且我们知道,这本书是以讲故事的方式为切入点的。那您怎么会想到以这种方式进行撰写的呢? 

   李忠杰:对,这本书有这个特点。本来,按照我的工作,是主要研究比较疑难的、尖端的一些大的问题的,或者统筹党史方面的很多工作的。但是这本书带有一点通俗性的特点,当然它也不完全是通俗性的。我说了,它实际是把通俗性、趣味性、政治性、理论性结合起来的。但因为是讲故事、学党章,所以是用讲故事的形式切入的,这就带有通俗性。 

   为什么这么做呢?大家可能不太了解,1929年,毛主席起草了古田会议决议,决议内容很多,大部分人没有看过古田会议决议原文,但是我看了。决议里有一个部分,毛主席专门讨论了一个问题,就是怎么让党员对开会有兴趣,88年前就提出要让党员开会有兴趣,这个问题很有意思。而且还不是一句话,是写了很长的篇幅,里面讨论了党员士兵为什么对开会不感兴趣呢?原因是什么呢?怎么有针对性地解决这个问题、让党员对开会有兴趣呢?我觉得很有意思,因为这样的问题实际到今天也不能说完全解决了。当然,这句话要辩证地看。有很多时候,这是任务、这是要求,不是说你有兴趣就学习,有兴趣就参会,没有兴趣就不学习不开会了,那是不行的。该让你学习的,该让你接受工作部署的,你必须参加,哪怕没有兴趣也得参加。 

    但是,我们在学党章的过程中,如果能让大家产生兴趣,怀着很浓厚的兴趣来学党章,效果不是更好吗?所以,我就想到了用讲故事的形式。党史其实就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或者说,它是很多很多故事串起来的。故事故事,就是故往之事。历史就是一个很长的故事,这里面有很多丰富的内容。包括党章,也有很多生动有趣的故事。了解了这些故事,对党章条文的理解肯定会深入得多。而且,从实际情况来看,我们的党章不是固定不变的,之所以呈现出现在这么一个状况,是经历了很长的发展过程的。当中有很多故事,每一个条款背后都有故事。所以,了解了这些故事,我们学党章不仅会有兴趣,会津津有味,而且能够理解得更加深入,这就叫做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  

    主持人:您说得特别好。其实我们就是要用这种更加生动的方式让大家更好地学习《党章》。我们知道,您这本书包括上编“党章之路”以及下编“梳史释义”两个部分。这样的分类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李忠杰:上编是从总体上把党章发展的历程做一个介绍,党章什么时候开始制定的?怎么一步一步进行修改的?修改的过程怎么样?特点怎么样?主要改了哪些大的内容?这样一梳理,党96年党章发展的历程就有了一个总体的认识、总体了解。下编叫做“梳史释义”,就是通过梳理历史来解释条文的含义。所以下编主要根据现行党章的结构,从头到尾把我们党章里面的主要内容、主要论断、主要规定,一个一个加以介绍。而这种介绍是跟历史结合起来的,就是说明这个条文最初是什么样?后来一步一步怎么发展的?怎么修改的?然后为什么成了现在这种样?现在的条文规定怎么理解?所以,下编是根据一个一个条文,一个一个论断,一个一个规定,来逐个梳理历史,把两者结合起来。这样有纵的有横的,就能使党员同志们对党章的理解、把握更加全面、更加深入。 

了解历史学习理论 更加全面、深入地理解党章 

    主持人:知道了这样的方式,也就更加全面地了解了这本书的内容。您的创作过程中有没有加入您自己的工作经历在其中呢? 

   李忠杰:肯定要结合我自己的工作经历了。因为我在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上干了12年,处理了大量关于党史、关于党章的事务。在工作当中,我抓了一些特殊的工作,跟党章都是有关系的。比如抓了党代会的研究,积极推动开展对党代会的研究。中央党史研究室出了很多关于党代会方面的著作,比如一大到七大党代会代表的名录,当年每次党代会的档案文献,还有很多回忆录等等。另外,还有革命遗址普查,组织全国党史部门对所有的革命遗址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普查,然后出版了《全国革命遗址普查成果丛书》。这里面就有很多党代会的遗址,这些党代会的遗址,特别是1949年之前的会址,到底怎么确定的,怎么找到的,然后怎么确认它是会址,怎么恢复、保护、建设,都有很多复杂的过程。甚至包括远在莫斯科的六大会址,我们也是和其他部门一起,在中央的统筹领导之下,经历了寻访、确认、保护、修复等过程,做了很多工作。所以这里同样也有很多故事。结合这些工作的内容来进行阐述或者介绍党章,应该说还是很有意思的。 

   主持人:您刚刚说根据自己实际工作的经历,把您处理的一些问题,取得的一些成果更好地写在书中。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具体的体会呢? 

    李忠杰:在写书的过程中,我一直考虑怎么把我们工作当中新的发现、新的认识、新的观点、新的论断,适当地给党员同志们做一些介绍。有些事情,比如党的历史,是不是大家都清楚了?表面一看,好像都清楚了,但实际上还有很多内容,特别是一些重要的细节,其实也不一定都很清楚,所以,我就利用这个机会适当地加以介绍。 

   比如,我们现在说起点、初心,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初心是什么?初心当然是我们党在历史起点上的心态、心愿、心志。那么起点在哪里?时间上的起点、空间上的起点在哪里?这里就涉及到党成立的问题了,涉及党的一大召开的准确时间,包括开幕的时间、闭幕的时间。还有地点,大家知道有上海、有南湖,两个地方什么关系啊?我们说党的诞生地的时候,是不是说上海就行了?或者是不是说南湖就行了?我在书中都做了说明和介绍。特别是党的诞生地,我们都知道是以红船为标志的。对此,我说了两句话:这艘红船,在上海制造、在南湖启航。两者结合起来,两个地方的关系就说清楚了。当然,考虑到北京当年的作用,我还可以再加一句:在北京设计。然后,上海制造、南湖启航,这样就说全了。介绍了这些知识,大家对党的起点、初心的了解就更加深入了。 

    当然,还有很多理论上的。比如改革开放之后,我们党逐步形成了党的基本路线,也有基本纲领,还有“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还有我们的指导思想,从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特别是现在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诸如此类的内容,过去我们都分别进行过研究。在这本书里面,根据党章的规定,我又把历史和理论结合起来进行了梳理和阐述。这样,大家看了,对掌握我们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基本方略、指导思想,还是很有帮助的。 

     主持人:刚刚您提到,我们现在提到的初心或者其他很多概念,要更多地通过了解党章的历史才能更深刻地理解现在的提法。 

   李忠杰:对,很多事情光讲理论是抽象的。这个理论要掌握,包括政治主张也要掌握。但是怎么理解它呢?结合历史,结合历史的发展过程来理解,应该说更有好处。这里涉及到很多。比如说,我们党的五大,1927年在武汉召开。五大过去评价不是很高,因为没有能最终挽救大革命的失败,但是不等于它一无所是,实际上它在党的建设、党章发展史上有很大的作用。很多历史知识跟我们现在的党章密切相关。比如,我们规定18岁以上的人可以入党,那么18岁的规定什么时候开始的?那就是1927年五大开始的。我们党的根本组织原则是民主集中制,那么民主集中制什么时候写入党章的?什么时候真正完整地实行的?应该说,1927年的党章第一次写入了民主集中制。还有,我们现在的中央领导机构叫什么?叫中央委员会,还有中央政治局,还有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这三个名称哪来的?什么时候开始的?也是1927年开始的。在1927年之前,我们中央领导机构叫什么?叫中央执行委员会。但是1927年把“执行”两个字去掉了,改叫中央委员会。然后设立了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虽然这些机构后来多少还有一些小变动,但是我们现在机构的名称,追根溯源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如果知道了这些,就对我们党的整个组织系统了解得更清楚了,对它们的职权就理解得更清楚了。 

     主持人:通过从过去到现在的比较,才能更好地了解党章的发展过程。 

    李忠杰:对。再比如,我们党的最高领导机关是什么?现在我们的党章有一句规定,叫党的最高领导机关是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它所产生的中央委员会。这句话怎么理解呢?你要了解了历史过程,就理解得更深入了。最早我们是什么规定?最早党章规定了两句话,党的最高领导机关是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大会闭会期间是它选举产生的中央委员会。两句话为什么改成一句话呢?这里有很多复杂的原因,但是其中有一条,对我们工作有利。每次开党代会,包括全国党代会,省级、县级党代会都会涉及这个问题,平时不注意不知道,但是理解了就知道了。为什么呢?按照原来的规定,大会召开了,党的权力或者这届组织的权力到哪儿了?由党代会负责了。那原来选举产生的领导机构怎么办?党委会、常委会还能不能工作?如果按照原来的规定,这个时候权力都在党代会,或者党代会选出的主席团,日常工作的机构就停止工作了。但是,实际事务和实际工作是不能停止的,日常还有大量的事务需要办理。按照现在的规定呢,会照开、工作照做,原来选出的领导机构继续履行职责,然后到新的领导机构选举产生之后才进行权力的交接。在这个过程中,整个工作一点不会中断。了解了这么一个变化的过程、以及为什么变化的,对现在规定的理解可能就深入了。原来的领导机构不能说一开会我就没事儿了,我也不管了,我没有这个权力了。不行,工作还得继续做,而且还要做好。 

96年来党章历经18个版本的修订 十九大对党章进行了重要修改 

     主持人:这本书中把96年来党的19次全国代表大会、党章的18个版本连贯起来了。请您介绍一下党的96年历史中党章的修订情况。 

   李忠杰:好的,我们的党章从什么时候开始呢?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通常说党的一大没有能制定党章。当然了,实际情况比这个要复杂的多。在筹备一大的过程中,是曾经起草过党章的。陈独秀当时在广州,他就起草了一份党章,然后寄到上海交给当时在上海负责筹备一大的李汉俊和李达他们。李汉俊看了之后很不满意,他认为陈独秀的党章主张中央集权制,管得太严太死,所以他不赞成。李汉俊就另外起草了一份党章,主张地方分权制,就是地方党组织也要有一定的权力。但是这两份党章到底有没有在会议上讨论?有没有通过?有的代表回忆是讨论了,而且形成了党章。但是也有说没有讨论。有的说名字不叫党章,叫党的纲领。我们从现在能查到的文件来看,确实没有找到名称就叫党章的东西,而是找到了一个叫做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但是如果看这个纲领就会发现,一共15条,其中有一条没有内容,然后14条里面有4条是纯粹纲领性的东西,但后面10条都是组织规范,实际也就是相当于党章的内容。怎么来界定它呢?党史上到目前为止通常的观点,包括我们的党史著作,都说一大没有能制定党章,但是我觉得后面10条基本就是党章,如果这个文件名称不是叫纲领而是叫党章,也完全说得通。所以我在书里就说了,这是党纲中的党章。到七大的时候,我们反过来了,是党章中的党纲。但是,说一大的时候是党纲中的党章,这是我的观点,还没有被大家接受,所以大家通常的观点,是认为二大制定了第一个党章。二大的党章非常确凿,有版本、有内容,也有各种记载,所以通常认为二大制定了第一个党章。 

   96年来,我们开了19次党代会,每次党代会都会涉及党章问题,我们到底修改过多少次呢?如果说二大是第一次制定,往后每次党代会都是修改的话,那就是17次,1+17就是18个,18部党章,每次党代会都有一个党章。但是从三大开始的修改,情况不一样,有的实际上是重新制定的,虽然也叫修改,但是实际是等于另起炉灶重新制定了。如果把另起炉灶重新制定的和局部修改的加以区分,那么我们党一共18个党章里面,有8个基本上都是第一次制定或者重新制定的,其他10次都可以算是修改,8+10也是18个。所以总的概念,我们党先后一共有过18部党章。当然,补充说明一下,因为有的修改幅度很小,说是独立的一部,好像有点不是很准确,所以我倾向于用什么词?用版本,就像电脑软件有个版本,2.0、3.0、5.0,手机有个版本一样,我们的党章实际上也有版本。一共多少个版本?18个版本。这是总的概念。 

       至于说历史过程,稍微梳理一下,这个里面其实也是很有意思的。我们大致上可以划成三大段。 

    第一大段就是民主革命时期,1949年之前,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党的党章,我前面说了,二大算是制定了第一个党章,然后从三大、四大、五大这三次大会都是通过了一个修正章程,就是通过一个决议,对党章进行局部的修改。这个里面,二大、三大改动不大,当然也有,但是不是大幅度的。然后五大,我前面说了,提出了很多的第一,变动幅度比较大。然后六大在莫斯科召开,里面也做了很大的修改。至于七大,是完全由我们党独立自主制定的第一个党章,因为在这个之前,我们党章都是在共产国际帮助下、指导下制定的,某种程度上也是在苏联共产党帮助下制定的,但是七大的时候共产国际不存在了,我们完全独立自主地制定了自己的党章。所以七大党章,内容很好、也很丰富,也开创了很多第一。包括第一次设立了总纲部分,第一次把毛泽东思想作为党的指导思想,还有很多第一,内容很丰富,这是民主革命时期。 

    第二个大段,就是1949年到1978年,这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这一大段,党的历史是复杂的过程,开始的时候很顺利,后来犯了错误,经历了一些曲折。党章也把这些内容反映出来了。首先,八大是我们党执政之后召开的第一次党代会,这次党代会研究了在执政条件下我们党面临的形势、任务,对党的建设提出了要求,所以党章里面强调了群众路线,强调了党内民主,强调了集体领导,强调了党员的权利和义务等等,内容很丰富,而且还规定实行党代会常任制,邓小平说这是一项根本的改革。所以八大党章也是非常好的党章。八大作出了很多正确的决定,但是很遗憾,八大之后我们党内“左”的错误逐步发展,前前后后经历了很多过程,这个错误发展到最后就是“文化大革命”。这样一个曲折在党章里也反映出来了。比如说九大,事实证明,而且我们党的历史决议也做了结论,是错误的,所以九大党章的内容也是错误的。十大延续了这个错误,也是错误的,里面有很多“左”的东西。十一大,是在1976—1978年之间召开的,1977年召开的,这两年算什么时间呢?我们党史著作、党的历史决议都界定为“在徘徊中前进的两年”,所以党章的内容也体现了这样一个徘徊和前进两重性,是一个过渡性的党章、过渡性的会议。 

    接下来第三段,改革开放以来,十一届三中全会标志我们党实行了历史性的转折,开始了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所以从十二大开始到十九大,每次党代会都是按照党章的规定严格规范地召开的,而且每次党代会开得都很成功。每次党代会都对党章进行了修改。为什么要修改呢?因为改革开放之后,十二大党章总结了历史的经验教训,剔除了文革期间党章的错误,继承了七大、八大党章优良的东西,针对改革开放新的实际,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所以,十二大的党章是非常好的党章。之后呢?之后就没有重新制定党章,都是在十二大党章基础上进行修改,改的幅度不太一样。像十五大改了七处,160个字。十九大改得较多,净字数增加了2000多字。这些修改主要改什么东西呢?总的来说,就是把改革开放的成果写进去。改革开放的成果很多,比如说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纲领当然现在这个词不用了,但是原来在党章里是有的,即使现在不用了,但它的五个大的基本内容还在党章里。还有各方面的方针政策,比如说现代化建设的战略,我们的各种基本制度,以及改革开放以后确立的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多种经济共同发展的制度,分配的制度,党的建设很多的制度,都写在里面。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十九大对党章进行了重要修改,这方面修改的内容能不能给我们详细介绍一下? 

     李忠杰:这次十九大对党章的修改幅度是很大的。我算了,总的字数,十八大党章是17000多字,十九大党章是19000多字,净增的字数是2000多字。修改了多少处呢?统计起来比较复杂,什么叫“一处”就很难界定,不是改一个字就算一处,或者改一句话就算一处,不是的,一句话里面如果改两处但是是同一个意思,大体上可以算是一处,但是有的一大段里面前前后后改了很多处,有的意思一致,有的意思不一致,你到底怎么算?还有把这个字挪到那个地方去了,这个句子挪到那个句子去了,你怎么算?很复杂,没有统一的标准。新华社一个记者的报道,提到党章改了107处,总纲部分58处,条文部分49处,这是他的算法。但是我的算法比他多,我算了,一共修改了145处,总纲部分81处,条文部分64处。当然这个数字很难统一。如果另外的人算,还会有另外的数字,就是这个“处”的标准怎么算。但是意思很明白,修改的幅度比较大。 

     修改改了什么呢?首先是一个大框框,头一个,反映十八大以来我们党的理论和实践成果,这是确认无疑的,每次党章修改都是如此。而且十八大以来我们进入新时代,里面的成果,无论是理论的还是实践的都很多,所以都及时充实进去。同时,还有一个跟过去有所不一样的,就是把十九大提出的新成果,包括重大的论断、主张、政策、要求等也反映进去了。过去,一般情况下,要等下一次党代会才写进去。这次是十九大提出,然后十九大就把它写进了党章。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好处就是党章的内容跟党代会报告的内容完全统一起来了,不然报告已经说了,党章里还没有写进去,这就有点滞后。 

    大的方面,就这两方面内容。至于具体修改的内容,就很多了。总纲里一大部分,条文一大部分。简单举个例子,大的方面,总纲里加进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个概念在党章第二段就出现了,后面又用一个自然段,专门对这个思想做了详尽的论述和定位。后面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容里面也做了很多补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逐步写进党章的,因为它是一个实践和发展的过程。十七大的时候写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包括道路和理论体系两个方面。十八大加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这次又加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成了四个方面。其他的,初级阶段、主要矛盾、基本路线、奋斗目标、党的建设、党的领导等等,都有修改。至于条文部分,每一章,除了最后党徽党旗没有修改外,其他都有修改。 

认真学习党章执行党章 做合格党员 

      主持人:我们知道,习近平总书记说过,要做一个合格的党员,就要认真学习党章,严格遵守党章。您认为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应该如何做到这个要求呢? 

     李忠杰:党代会结束了,我们就要认真学习和贯彻党代会精神。除了学习报告之外,还要学习党章。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学习党章、执行党章。所以我们广大党员也包括领导干部,都要学好党章。首先要学好。学好,首先要认真看,原原本本看。怎么看?如果拿着新党章从头到尾念下来、背下来,这是一种学法,但要理解意思,就要反复琢磨了。比如,一个很简单的办法,把十九大党章跟十八大党章对照起来看,一对照就能看出改了什么,增加了什么,为什么这么改,为什么这么加,理解起来就明白、就清楚了。如果还有兴趣,再跟以往的党章对照对照,又能发现很多东西。所以我的书就是提供了这么一个工具吧,提供了一个扶手、拐杖吧,让大家了解这段历史。这样很有好处,对照起来学很有好处,脑子里记得深刻,而且理解得也深刻。 

    举例来说,有一个条文里面,有一个关于国有企业党组织起什么作用的问题。十九大党章与原来的党章相比,有一些调整,有一些差别,比较之后,就会理解得更清楚。比如说,十九大党章规定了国有企业党委(党组)发挥领导作用,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实,这是新加的,那就是对国企党委提了更高的要求。还有一句很实际的,叫依照规定讨论和决定企业重大事项,这个原来是没有的,一比较,有了,为什么原来没有、现在有了呢?这就是一个重要的变化。你就明白了,我们现在国有企业党委就要依照规定讨论和决定企业重大事项。还有,对党员的要求里面,增加了很多内容,比如说,要求学习的内容里增加了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就是很重要的。遵守党的纪律,加了一个首先是遵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总书记原来提到过,这次党章规定了。还有要实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这都是新加进去的。这么一比较,就理解了。 

    当然在学好的基础上还要实践,要做,所以叫认真执行党章,就是在实际工作当中、实际行为当中,严格按照党章规定办事。 

(人民网责编:曹淼、谢磊)

 

【本网责任编辑:吴晓华】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