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研究 >> 口述与回忆
吴非远:回忆山阳里阻击战

发布日期: 2018-10-29 信息来源: 2018年第3期《春秋》 作者: 吴非远 字号:[ ]


   回忆山阳里阻击战

吴非远

我军的历史是艰苦奋战中成长起来的一幅庄严画册,她高高挂在太空中,人们看了无不欢呼赞叹!现在,我军正踏着坚实整齐的步伐向现代化迈进!海陆空军、火箭军,在世界上都有他应有的地位!

我这个老兵,参加过上世纪50年代的抗美援朝战争,与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走出来的美国军队交过战,开始他们目空一切,把我们这支由共产党领导的“土八路”不放在眼中,“老子天下第一”,把自己吹嘘得威风八面。可是在“长津湖战役”中(又称第二次战役)这支由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军英雄,四星上将麦克阿瑟指挥的美军陆战一师被我军打得惨败,从鸭绿江边一直败退到三八线。他们的炮火、战机是厉害,但他们的陆军是不经打的。首战得胜,“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被我军打破了。当然,我军付出的代价也是大的。在那个年代与敌交战不怕牺牲的精神是我军最神圣的武器。人民的军队所向无敌,谁个不承认!

19515月我军又参加了第五次战役,奉命主动撤回时,我营又担负阻击美军对我军追击的任务。开始是每天换一个阵地,到了山阳里这个地方,团部命令我营在此要阻击敌人三天三夜,不让他越过我军的阵地一步。这个任务我们是完成了,可付出的代价也是大的。现在我来回忆如下。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19515月,我志愿军发起了第五次战役,在第一阶段战事发展顺利,攻破了南朝鲜李承晚军队道道防线,我军站在山头上可望到远处的汉江了。可由于美军飞机猖狂轰炸,我军的粮食、弹药运输跟不上来,而且还没有找上美军交战,时间也过去十来天了,我军已很疲劳。在朝鲜作战,是没有当地群众和地方政府的支前工作的,一切要靠中国运去,一切靠志愿军自己去克服的,于是,我志愿军指挥部下令,部队立即向北撤回,以免中了美军的诡计。可美军已看出我军的动向,就飞机、大炮、坦克、步兵一起出动,对我紧追不舍。为掩护我军有序转移,上级就下令一部分部队担负阻击任务,我179团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几乎天天有阻击敌人前进重任。可吃粮却越来越困难。我们只得咬紧牙关,勒紧裤带,以钢铁般的意志迎战敌人,阻敌前进,到了实在无法坚持时,把跌伤运炮弹的战马也含泪杀掉分给各连去吃了。几乎一天换一个阵地,这就是战斗的第一阶段。而到山阳里这个地方,团部命令我营在此要坚守三天,不得有误。坚守三天是命令,必须坚决执行,没有丝毫含糊的。我们营干部向团部立下军令状,表示“人在阵地在,与阵地共存亡!”可要连续坚守三天,这是我营自打阻击战来是头一次。部队经动员之后,干部、战士斗志昂扬,都表示有决心、有信心守住阵地。

当天下午,我们就向阵地开进,几十公里路,不时遭敌机的轰炸扫射,我们不顾一切向前挺进,傍晚前进入阵地,在沿公路的几个高地上构筑工事,又把山脚的公路炸毁,以阻挡敌坦克、炮车的通行。为了争取时间,干部战士都拼尽全力构建好防御工事,天亮时,已准备就绪,只等美国佬来了。我们四个营干部正在掩体内议论,营参谋长吴通江同志,他是位“乐天派”,他一面用旧报纸片卷烟抽,一面还唱起他家乡的绍兴戏来,他那破嗓子逗得我们阵阵发笑。正当此时,忽闻敌机声,这家伙果然来了。三架敌机一到,就向我阵地猛烈扫射、轰炸,敌人的大炮坦克也向我阵地轰击。我们立即进入战壕,掩体内隐蔽。待他们轰够了,飞机一走,大炮一停,我们立即进入战壕,爬出掩体,手握武器,上好刺刀在战壕旁等敌人的到来。当敌人爬到我军射击距离内,我们手中的武器就齐开火,打得美国大兵屁滚尿流,死的死,伤的伤,滚下山去。美国军队尽管炮火厉害,可他们的步兵照样被我们志愿军的子弹、刺刀穿透的。第一天、第二天,我们均用此法把敌人打退,他们又在强大炮火的轰击下,再次向我发动进攻,因我已修复好工事,备足弹药,与他们就再决一死战。敌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不打通此条公路是无法向上头交代的。第三天下午,下起了小雨,这时美军向我阵地发起了当天的第二次攻击,因在团指挥所这个高地上听,火力很猛,枪声激烈,却听不到敌机声和炮击声,我们营干部估计情况不妙,很可能敌军已攻上来了,营长张宝坤立即下令,把营部后山上隐蔽的一个排的预备队,马上调过来准备反击,就在这时,我前沿阵地上的通信员冒着敌火力,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说,敌人已经冲上山来,双方正在拼刺刀了。营长立即命令预备队上,赶快冲上去,不顾一切代价,夺回阵地!他又下令,营部通信班,除留下三人,其余人员也冲上去和预备队一起反击!他紧接着说,我们营干部拿出枪往前冲,准备与阵地共存亡!我们正往前冲击,就在此刻,前沿通信员又来报告说,敌人已被打下去了,阵地仍在我们手中,我们一听十分高兴,我军真是所向无敌!当时情况是这样的:因我方伤亡不断增多,火力也就减弱,敌人就趁势冲上来了。当我方手持冲锋枪,肩扛炸药包,爆破筒的预备队(誉称敢死队)不顾一切边喊边杀冲上阵地,他们那杀气腾腾的大无畏气势把敌人唬住了,当敌人连滚带爬下山去时,勇士们就将炸药包、爆破筒、手雷往下抛,这些逃到半山腰的美国佬被炸成肉酱。自此,敌人的气焰已被我军扑灭,杀伤敌约有百余人。此后,山上山下一片死一般的沉寂。

天慢慢黑下来,雨也下大了。团部命令我们晚上十时撤离阵地转移,团首长嘉奖我们此仗打得好,任务已胜利完成。营里下令,命各连抓紧时间转运伤员到团部卫生队,同时就地掩埋牺牲的战友。在当时条件下,只能让他们安卧在战壕中与青山作伴了。好在那时干部、战士都有“青山处处埋忠骨”的气魄,他们都是政治觉悟很高的人,早已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了。部队下撤时,营长他带队先行,去接受新任务,他要我“殿后”,我带一名通信员站在阵地上,在下山的路口等山上的各个连队撤完之后,山上已无动静,我才与通信员下得山来。此时天已很暗,雨下个不停,下山的路又滑,我们只顾往下看路,下到山脚,已看不见部队,不知他们往哪条路上走了。通信员很急,我说先判明大方向,免得错走到敌人的窝里去。我说,我们对面这座山是来路方向?通信员说是对的,白天,他曾去团部送过信,就是翻过此山的。我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翻过此山,在这大路上不能久停,万一遇上敌人,麻烦就大了。于是,我们冒雨翻山,雨越下越大,我们两人爬上山顶之后,都成了落汤鸡了。幸好,此时是六月天了,尽管全身湿透,在山上也不感到寒冷。可上到山一看前面有两条小路,究竟哪一条才是我们该走的呢?我和通信员看法不一致,各说各有理。为了防止走到敌人窝里去,我决定暂时不走,干脆在此等到天明再定。虽然因为下雨,不见空中星斗,难辨方向,但天逐渐在明朗起来,离天亮已不远了。我们两人就坐在山上淋着雨等待天明。忽然,通信员悄悄对我说,好像上山来的方向有人说话声,又有脚步声。我们两人立即卧倒,耳贴地面细听,我要通信员特别留意听明是说中国话的还是说外国话的。随着脚步声临近,我们两人都把子弹上膛,做好战斗准备。我从说话声中听出这些声音很熟识,而且说话气氛活跃,不像是敌人,可能是我方掉队的同志。我仔细听,有一个人声音很熟,再听下去,我立即断定是我营机炮连朱副连长的声音,他是我义乌老乡,他家乡离我家村庄不过十里,是自己人肯定无疑了。我叫通信员起来一同到路口去迎接他们。天微明,老朱带着他的兵马上得山来,当老朱一见到我站在那里迎接时,就十分激动地喊起来:“教导员,我终于找到你们了!”听他声音他激动得流泪了。我上前去与他紧紧握手,激动得我也讲起家乡话了。听他说,他们下得阵地后,开始是与部队一起走的,因天黑又下雨,道路又滑,他们有人掉队了,未跟上部队,这二十几个人两挺重机枪就在他的带领下,凭三天之前上阵地时的记忆摸索着追赶大部队,也因为道路不熟,又天黑下雨,分不清方向,怕误入敌营去,一见到我站在路口,他当然很激动了。我要他们在这山林中休息一会,同时我也将我当前的情况及下一步行动的打算告诉他,他表示一切听我指挥,“照你的办”。我说你有一个排的兵力,又有两挺重机枪和子弹,就是遇上敌人也可以打他一阵子的。天已放晴,我强调,白天行军一定要注意防空,不让美国鬼子飞机占我们便宜,行军中拉大距离,时刻提防美机来袭。我们就立即开始行动,吃早饭是谈不上了,既无粮食也无炊具,只好忍饥挨饿赶路了。大约在下午三时光景,终于在新阵地上找到了部队。按上级命令,我们要在此阵地上坚守到明天晚上,这又是一场艰苦的阻击战。

在纪念八一建军节91周年时,最使人难忘的是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先烈们。他们的英灵虽已“直上重霄九”,但他们遗骨仍长眠在朝鲜的青山中。他们是祖国的骄傲,他们是人民的英雄。天下没有人比为保卫祖国,为了尽国际共产主义义务而献出自己年轻生命的人更伟大了。他们值得世世代代、子子孙孙敬仰和怀念!


(作者系原南京军区纪委离休干部)

【责任编辑:姜燕飞】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