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研究 >> 口述与回忆
缅怀周有光:他曾与杜立特中校相识在金华

发布日期: 2018-06-04 信息来源: 2017年1月18日金华新闻网-金华日报 作者: 许健楠 字号:[ ]


2017年1月18日金华新闻网-金华日报 原标题:
 衢州一抗战研究者披露周有光书信,记录一段“杜立特突袭”与金华的尘封往事
缅怀周有光:他曾与杜立特中校相识在金华
许健楠


第二批突袭队队员在衡阳招待所(后排右三为周有光)。郑伟勇 供图

  1月14日凌晨,周有光先生在北京去世,享年112岁。就在前一天,周老先生刚刚过完112岁生日,“斯人已逝,有光长明”,无数国人缅怀这位被称为“汉语拼音之父”的著名语言学家。

  在衢州,有一位44岁的抗战历史研究者郑伟勇,则以自己的方式缅怀。周有光逝世当天,他就发表了一篇纪念文章《天堂里,周有光和杜立特会再聊点啥》。

  文章讲述了他与周有光之间那段让他铭记终身的交集。那是一次书信来往,在一封来信中,周有光提到了他与美国空军杜立特中校的一段故事。正是后者指挥了震惊世界、并以他名字命名的“杜立特突袭”,那是一次英勇无畏而大涨士气的空袭。

  记者在信中惊讶地发现,根据周有光的回忆,他与杜立特相遇的地点,竟然是在金华!

  

  因为那次空袭,他与周有光结识

  事情还得从74年前那一场轰炸东京的行动说起。

  空袭东京,也称为“杜立特空袭”,发生于1942年4月18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争中的一次行动,也是二战期间美军对日本本土实施的首次空袭。行动中,航空母舰大黄蜂号向西游弋至西太平洋海域之后,16架来自陆军航空队的B-25B米切尔中型轰炸机从航母甲板上陆续起飞,前去轰炸日本境内的军事目标。考虑到中型轰炸机无法在大黄蜂号航母上着舰,计划让轰炸机在轰炸结束后继续向西飞往中国境内降落。

  杜立特轰炸机队完成任务后,计划在衢州降落。因为没有找到衢州机场,其中15个机组在中国东南地区弃机、迫降,64名飞行员在善良的中国人民帮助下,安全撤到大后方。在浙江大地,至今流传着许多可歌可泣的营救美军飞行员的故事。在临海,有一家恩泽医院,旧址仍在,那里就曾紧急救治过在“杜立特突袭”中负伤的劳逊上尉。

  浙江省抗战史研究会衢州分会的郑伟勇是中国银行衢州分行的一名职员,在他上中学时,父亲给他带回一本《衢县文史资料》,书中记录的这段历史,引起了他的浓厚兴趣。

  10多年来,他利用业余时间潜心研究“杜立特突袭”,记录、整理了大量口述历史资料,收集了大量原始文档、图片和实物,成了这段历史的倾听者和发掘者。郑伟勇的实地调查文章,大多发表在杜立特轰炸机队协会的官方网站上。因为研究“杜立特突袭”所做的突出贡献,他曾三次受邀前往美国参加“杜立特行动”纪念活动。去年1月初,由他撰写的《杜立特突袭东京———降落中国》一书,由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

  周有光回忆文章描述了他与杜立特结识的全过程

  源于对“杜立特突袭”的潜心研究,郑伟勇不愿放过任何与这次行动相关的只言片语。

  在周有光的著作《文化畅想曲》中,郑伟勇读到了其在1942年春巧遇杜立特的故事,得知他在当时曾临时充当了杜立特的翻译。这让他欣喜若狂,如获至宝。他继续查找,在1992年的一份刊物上,也找到了周有光对此事的零星回忆。

  在郑伟勇看来,周有光的这段回忆弥足珍贵。1993年,97岁的杜立特逝世。如今又过去了23年,当时参加“杜立特突袭”的大部分当事人已不在人世。周有光是仅存的几位亲历者之一。

  郑伟勇在网上查到了周有光曾经的工作单位,开始想方设法给这些单位打电话、发电子邮件,希望能够得到周有光先生的直接联系方式。“但是要证明我的身份和善意很难,工作人员出于对周先生的保护,没有给我任何直接联系方式”,于是郑伟勇分析了大量写周有光的文章,从只言片语中寻找线索,分析网上地图和周先生的生活照片,猜测出周先生的地址。2010年3月24日,郑伟勇给周先生写了一封信,向他请教往事。

  几天后,周有光给郑伟勇寄来了一篇他1992年写的《巧遇空军英雄杜立特》。在文章的尾注中,他写道:“2010-03-21,发现旧稿,抄录留存,时年105岁。”似在冥冥中,周有光知道有人要给他写信询问这段经历,在几天前就把回信给准备好了。

  郑伟勇根据周有光的回忆文章,结合美军飞行员的回忆,还原出了这段巧遇突袭东京的美军轰炸机部队长杜立特的经历:

  1942年的一个春天,周有光经浙江回重庆,在金华等待回渝的长途汽车。周有光托一位青年军官帮助设法购买长途汽车票。那位军官本对此事没有把握,后来又告诉周有光明天就能动身了,因为军方要宴请美国飞行员,希望他能充当临时翻译。美国飞行员坐吉普车去衡阳,周有光可以一路上当临时翻译,同时搭他们的顺风车。

  当晚,周有光坐在贵宾旁边,担任翻译,享受了一顿格外丰盛的晚餐。主人欢迎,客人答谢,都由周有光翻译。这时周有光才知道,这些美国飞行员驾驶着B-25从航空母舰上起飞首次轰炸了日本东京等地,他们跳伞后被中国人救助送到了浙江衢州,美军的领头人叫杜立特。

  第二天,周有光和杜立特一同坐一辆吉普车,一路担任翻译,开往衡阳。

  可以说,周有光与“杜立特突袭”的参与者确有关联,且有老照片为证。1942年5月1日,周有光和杜立特等美国飞行员到达军事委员会战地服务员团衡阳空军招待所。5月2日,招待所的工作人员与美国飞行员合影留念,照片上右三为周有光。5月3日,美国飞行员前往重庆。周有光向他们辞别,自己另乘长途汽车回重庆。

  从这段回忆来看,周有光是在金华与杜立特结识,并一同乘车前往衡阳。

  周有光还回忆道:“我记得,杜立特告诉我,他已经40多岁了,可是身体强壮,像小孩子一样。他当我的面,蹦了两蹦,证明他的身体健康……我记得,敞篷的吉普车,在崎岖的道路上奔驰,风沙很大,我吹了风,咳嗽起来了。杜立特脱下他身上的皮夹克给我反穿,以便挡风。”

  杜立特在路上与周有光大略讲了突袭东京的过程。周有光同他开玩笑说,你的名字叫“做得少”(Do little),可是你却“做得很多”(Doing much)。

  这些美国飞行员没有忘记周有光,14号机领航员马希亚记录了帮助过他的中国人姓名,其中就有周有光的名字:Yaoping Chow; c/o Kiangsu Bank; Chungking(周耀平,江苏银行,重庆)。周耀平是周有光的曾用名,他当时在新华银行任职。

  战争胜利后,周有光被派到纽约工作,他见到了已退役、任壳牌石油公司董事长的杜立特。杜立特请周有光到办公室叙旧,热情地招待他,说:“时间真快,你见到的那些小伙子们,现在都秃顶了。”

  

  杜立特曾在兰溪喝早茶

  杜立特是否来过金华城区?有一种观点认为,根据护送杜立特到衢州的浙西行署秘书赵福基的报告,他们送杜立特从天目山经兰溪,经衢兰公路到衢州。

  “根据赵福基的记载:‘4月26日晨九时(杜立特)抵兰溪,徐县长迎赴县府进早茶,六十三师赵师长亦在座,由徐县长电衢州机场,派汽车来迎。’但他到没到过金华城区,并未说明。金华作为抗战时期的交通枢纽,四通八达,从浙江去中国腹地,金华几乎是必经之地。”郑伟勇说。

  浙江省抗战史研究会的王选则认为:“当时军政区域称‘金兰’,兰溪也属于金华。”浙师大人文学院历史系硕士研究生导师龚剑锋说:“有必要尊重当事人的口述历史和回忆文章。周有光作为亲历者,对于自己的亲身经历,他本人比后来的历史研究者更清楚。更何况,战时很多人的行踪不定,杜立特由东往西的行动轨迹,难道有固定路线吗?路过金衢地区,拐一下来金华,这并非没有可能。”

  龚剑锋表示,其实杜立特来没来过金华城区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国人要牢记这段历史,中美两国曾经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包括周有光在内的许多中国军民,曾冒着生命危险,保护过、帮助过降落在中国土地上的美国飞行员。周有光的回忆文章,正是中美两国共同对抗日本帝国主义的见证,让更多人了解这段历史,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这是这件事带给我们的现实意义。


 【本网责任编辑:吴晓华】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