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研究 >> 口述与回忆
莘畈筑水库

发布日期: 2018-03-12 信息来源: 2018年3月12日金华新闻网-金华日报 作者: 戴建东 字号:[ ]


 2018312日金华新闻网-金华日报

莘畈筑水库

戴建东

戴建东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之前出生的人,大都知道筑水库是怎样一种活。当年,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口号一提出,农村掀起了大兴水利的高潮。婺城区莘畈水库便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于上世纪70年代初动工兴建的。这个完全靠人工挑泥垒石而成的水库大坝,曾经是当地水利建设史上的一大奇迹。当年的我也曾为筑莘畈水库出过力。

修建水库,首先就是要移民,莘畈水库库区有多个村庄,这些村庄的群众要安置到山外居住,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年,政府一声令下,千家万户便开始搬迁,为了这个命脉工程,山区人民离开故土家园,被分散安置到金华县汤溪的中戴、东祝等地。

以前移民,不像现在可以集中在一块平整的土地建造楼房,还有优厚的补助。过去只是在山外某个村庄的山坡上,劈出一块山地,作为移民居住用地,然后,移民就用泥土垒成墙,架好木椽、梁柱,盖上瓦,就成了新家。

众多莘畈库区移民,就这样分散到下新宅、寺平、上堰头、石羊、牛桥和山坊等村居住,生产所需的田地,则由接纳村庄无条件提供。我所在的下新宅村,就接纳了三四十户莘畈移民,形成一个独立的移民队。也有移民集中居住的移民村,但大多数移民是四五户一组并入了居住村的生产队中。

莘畈水库移民时,我还不到10岁,属于懵懂少年,移民们陆续从我们村边走过,他们或肩挑背扛,或推着独轮车,把家什搬运到迁居地。

以前的人,家庭条件都差不多,没什么大件物品,生产用具大都归生产队集体所有,个人使用的,无非就是锄头、镰刀之类的小件农具,搬运简单,家里也没有什么高档贵重物品,几口木箱,装下了全家老小一年四季的衣物,锅碗瓢盆也没有多少,所以,移居对他们来说是一件相对简单的事。

莘畈水库是姑篾溪上游源头所筑的一个中型水库,在当年属于大型水利工程项目。大坝修建的位置是原莘畈乡大立元村东南方向,库区山体是仙霞岭山脉回旋之地,形成了仙舟山景观,后来有人称莘畈水库为仙舟湖

移民完成后,修建水库就成了重点工程。现在建沙畈水库、九峰水库,用的都是大型机械设备,水泥钢筋。而莘畈水库三四十米宽、100多米长、五六十米高的大坝,完全靠人工肩挑背扛,垒土而成。当年人们凭着人定胜天的顽强意志,经过几年的坚持,把大坝稳固地筑在莘畈溪上。

兴建莘畈水库,绝大部分工程是库区下游灌区老百姓派工完成的。筑水库属于每个公社、每个大队、每个生产队的任务,按田地、人口,分配派工名额,每个生产队基本上都要派五六个或十来个人参与。

这些参与筑水库的民工,凭挑泥土、挖土方的筹码,回到原生产队记工分,没有其他报酬。这样的劳动模式,现在看来简直是不可能的。但是,在当年,人们革命加拼命,全力筑水库,劲头十分高涨。

除了灌区各生产队派工外,驻金部队官兵也经常参战,这些解放军,一个个生龙活虎,到工地上,挖土方,抬岩石,重活累活抢着干,一度成了水库工地最亮眼的风景。

在配合兴建莘畈水库时,驻金部队还经常派出大卡车,每天早上到各民工集中村,运送民工到工地劳动。参与修筑水库的派驻民工,天刚蒙蒙亮,就会等候在上车点。

工地的民工以公社为单位,编成一个个连队,实行军事化管理。连队设有连长、指导员,配有统一的食堂、宿舍、卫生室和后勤保障室。工地上还配有农具修理、车辆修理师傅,参与建设的民工,只要带好被褥、饭盒,就可以上工地参战。

民工住的是毛竹工棚,透气性好,但冬天透风,外面北风呼啸,室内小风呜呜,于时,工地上的报纸就成了抢手货,纷纷用来糊竹墙。

尽管条件艰苦,劳动累人,但青年男女依然在生产中擦出爱情的火花,在劳动中成就了许多美满姻缘。

一般民工参与挖土方、挑泥土等简单劳动,特殊工种有放炮、凿岩等。挖土方以实际挖方量计算工分,挑泥土则按每一担给一根筹码,收工后,按筹码换算工分量。青年男女成了工地主力,他们在劳动中比、赶、帮、超,争当劳模,造就了一批先进生产典型。

当年,我父亲是莘畈水库东祝连连长,负责管理东祝公社参与水库建设的民工。

1979年夏天,我满13周岁,初中毕业,在家等候高中录取通知。暑期无事,父亲就叫我搭乘运送民工的军用卡车,到水库建设工地。

我以为父亲让我到工地玩几天,连忙带着换洗衣服,坐车来到水库建设工地。父亲看到我,就带我到工地后勤保障室,叫工人按我的个子发了一副竹畚箕。父亲说:明天,你就到工地上挑土,也不要什么筹码,不要记工分,能挑多少是多少。总之,不能闲着玩。

真没想到,水库工地之旅,变成了民工生活体验。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和民工一起出工。也许是他们看我个子小,在装土时,泥土装得少一点,所以,我这个13不到的小个子,挑着四五十斤重的担子,摇摇晃晃走在工地上。

当时,莘畈水库建设已经四五年了,大坝也快到顶部,挑泥,抬石,挖土,凿岩,点炮,每一行工作都是热火朝天,打夯的号子震天响。我被这场面感染了,觉得人们都是在为自己劳动,修了水库,就有了水源储备,干旱时就可以灌溉农田,确保农业生产无忧。

刚开始挑土,我笨手笨脚,不是扁担翻了肩,就是泥土倒在地上,惹得民工们哈哈大笑。一天下来,我的肩膀红肿了,腿脚抽筋了,整个人像散了架似的。食堂大爷心痛我,责怪我父亲不该让我到工地受罪。我父亲却说:小孩子嘛,力气不值钱,用完自会来,晚上早点歇息,明天继续上工。

就这样,我一个暑期就在莘畈水库工地上当了两个月民工。尽管每天我挑的土方量不多,但我咬紧牙坚持了下来,虽然辛苦,但觉得十分有价值。

凭着一股改造河山的壮志,这个姑篾溪源头上的水利项目,终于成了造福后人的福地。如今,莘畈水库不仅是金西一带农田灌溉的水源保障,也是金西10多万人民饮用水源地。更令我欣慰的是,自己也为水库建设洒过汗水。

 

【本网责任编辑:姜燕飞】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