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研究 >> 口述与回忆
【回忆】去赶交流哦!

发布日期: 2017-12-25 信息来源: 2017年12月25日金华日报A09版 作者: 罗帆 字号:[ ]


                                                           去 赶 交 流 哦!

罗帆

    我的家乡婺城区罗埠镇,是一个静谧悠闲的古老小镇,每每疲惫浮躁时,回一趟家乡,见一见故人,尝一尝乡味,聊一聊近况,小镇用她宽广的胸怀拥抱在外奔波的游子疲惫顿消。

    小镇的犄角旮旯早已镌刻在脑海里,记忆最深的,还是一年两次的物资交流会:上半年是农历四月初八,下半年是十月半。这两个日子,我们如同自己的生日一样,牢记在心。

    “去赶交流哦!

    小时候听到这声吆喝,孩子们便成群结队奔走,口袋里揣着五毛或是更多的零花钱,欢天喜地地出门,那几天的作业也是潦草应付一下,上课几乎是两耳只闻窗外事了。

    而大人们呢,则忙着张罗。交流会是一年之中,除了过年过节最隆重快乐的日子,家家户户都会邀请亲朋好友来做客。家乡有个习俗,谁家要是高朋满座,那就说明这户人家兴旺,倘若哪户人家客人寥寥无几,背后难免会遭人闲言碎语。有些人家甚至拉一帮人来家里热闹热闹,似乎这样日子才会红红火火,兴旺发达。

    物资交流会,是一场农副产品、家具五金、衣帽鞋袜、零食小吃、杂技杂耍等的生活盛宴,最吸引我们的,自然是杂耍和美食。

    小时候见过记忆最深刻的杂技,是空中飞车。杂技团棚子搭在孙家村的“稻院”(晒谷场)上,一张门票五毛钱,在那时候也算一笔不菲的开支了。坐在一个大圆桶围成的帐篷里,一辆自行车沿着圆桶底往上骑,彩色的飘带随风飞舞,骑手伸展自如,随后一辆又一辆往圆桶上骑来,一圈又一圈。至今忆起,仍是梦幻般的神奇与惊叹。

    至于那蛇身美女、人蛇大战、动物表演之类的杂耍,一直没有勇气去见识。装在花瓶里会回答问题的小不点女孩,儿时觉得惊悚诡异,也未曾见识,至今都成为心底的谜团,挥之不去。

    总之,在交流会上时常会遇见这样另类的世界,吸引着我们好奇的心,像极了加西亚·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里所描写的场景:每当吉普赛人将新鲜好奇的商品运往马孔多小镇,书里的主人公布恩迪亚都会倾囊相授,每次后悔,每次又抵挡不住好奇的诱惑。

    我想我们的童年正是由这些好奇、新鲜推动着成长,要不然是索然无味的。正如如今成为游子的我们,出去见识了外面世界的精彩与无奈,安抚内心的依然是故乡,是家,是梦开始的地方。

    说起交流会最大的乐趣,那便是挤。

    从罗埠老街的上街头到下街头,人头攒动,如浪如潮,有些好捉弄为乐的人,身体前倾,挤向挨着的人,从这头推搡至那头;另一头的人不甘示弱,反向挤过来,人潮便像麦浪随风波动,一会儿挤向上街头,一会儿推向下街头,好不壮观。

    人与人之间,只剩一丝缝隙,年轻人是乐此不疲的,特别是处于恋爱萌芽期的小伙子小姑娘们,这一挤也许就挤出爱情的火花。而对于情窦初开的我们,能够邂逅暗恋的同学就足够乐上好一阵子了,若是于人山人海之中,对方投来一眼,那赶交流的快乐,除了视觉、味觉,还多了一层朦胧的美。

    所谓的摸奖是最令我怦然心动的,五毛钱摸一次,从纸箱里抓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什么就得什么,不外乎是抓住孩子们的侥幸心理,总归摸到的几乎是不值五毛钱的物品。

    转糖老爷爷那里是必去的。所谓转糖,是用红糖块加热融化,制成转盘里的图形。转糖老人担子一头是方形木转盘,转盘以正中为圆心,画了三道圆圈,最里面的圆圈,有一根铁钉粗细的轴,是转“转子”的。另外两道圈划分为好多格子,格子内分别画有动物、植物、人物等各种各样转糖图样。另一头是一块光洁如镜的大理石板,转糖在石板上做。

    老爷爷的加工工具就是一个小煤炉,一口小铁锅,一把铁勺和一根长条形小铁铲。各种图形在老人灵巧的手里绘制得惟妙惟肖,我们在旁边等待的过程是最享受的,看着老人用一个勺子在石板上作画,吃的是艺术品而不仅是一块糖而已。转糖这门手艺活如今少有传承了,难得一见转糖人,就像是遇见故人般喜悦。

    岁月真是个神偷啊,偷走了青春年少,也偷走了老味道。

    那时老街是交流会的主要集中地,街中央的馄饨、烧饼油条、豆腐汤豆浆、包子、油煎馃、酥饼店,都是赶交流会赶累了的歇脚地。在初冬来一碗馄饨暖暖肚子,身心爽快至极。

     我从小在罗埠初中大院长大,虽离洋桥头、下街头、下罗埠都近,可母亲老伊开的小卖部需要我这个小帮工,赶交流会要得到她的许可才可以潇洒走一回,于是特别珍惜每一次机会。

    除去摸奖、买糖、看杂技,我还喜欢偷偷去溜冰。大概是1994年,我读初一那年,外婆家孙家村建了一个溜冰场。看着小伙伴们穿着溜冰鞋自由飞翔,我可眼馋了,平时父母亲管得紧,这下可真是如笼中之鸟,迫不及待用所有积蓄租了鞋溜冰。常常是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这倒还不容易被发现,可是裤子脏兮兮的东一块西一块,父母亲肯定要追问原由,被他们知道了,肯定要挨批。在他们的老思想里,正经女孩子家就不能去溜冰场、舞厅之类的地方玩耍。可我去溜冰场就是觉得好玩,与正经不正经一点都不搭界。

    每次痛快玩耍的代价是一顿批评,一顿批评换来一场自由快乐,还是很值得的。偶尔和父母提起这些往事,他俩还是苦口婆心地说,担心在那些地方玩我会变坏,变得不正经。

    每个人青春里对自由的向往与追求,多多少少让父母亲担惊受怕,或许这就是爱的束缚吧!

    老街上的摊贩基本上卖吃的穿的,家具、农具、木头之类的,从洋桥头直至花园村的公路上。各类家居、农用等物品鳞次栉比地摆在公路两边,那时家用小轿车几乎没有,只有赶交流的三轮车、自行车,交通不太拥堵。

    镇上附近村庄的人会早早来赶交流,小孩子们赶个嘴馋热闹,大人们赶个丰衣足食。在交流会上采购过年新衣服,准备住新房的采购家具家电,农具在交流会上有更多的挑选。归家时,人们都是大包小包,兴高采烈。

    过去只有在交流会才可以买到的东西,现在随时可以购买,物资交流会渐渐冷落了。再去赶交流会,已物是人非。今年赶交流,看到两个孩子兴致勃勃的,他们眼里所见依旧是琳琅满目,仿佛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儿时的影子。

    “去赶交流哦!

耳边响起这句亲切的话,依旧拥有热切的心。

【本网责任编辑:姜燕飞】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