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宣传 >> 抗日战争在浙江图片展
日军侵华掠矿遗址:武义杨家萤石矿厂那些惨痛苍凉值得频频回首

发布日期: 2017-06-08 作者: 徐莹 字号:[ ]


那些惨痛苍凉值得频频回首

日军侵华掠矿遗址

  

                       20170606 金华日报8版            记者 徐莹

   

春天,随着流水落花走了。

初夏,带着灿烂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空隙,穿过尘世间的喧嚣,洒满田间山野。

站在灿灿的阳光里,拜谒那座穹顶的死难矿工墓,探查那座锈迹斑斑的杨家0号大井,观察那座日军侵华运矿小铁路遗址,参观杨家侵华日军警备队军官宿舍,观看萤乡抗战纪念馆里沾满血泪的屈辱史和浴血奋战的抗战史,心里是满满的悲怆和激愤。

朗朗乾坤之下的滔天罪恶,是不该被忘却的记忆。日军侵华掠矿遗址,展示的是日军对中国进行矿产资源掠夺及残酷镇压矿工的实例物证,是值得每个有血性的中国人频频回首的苍凉与惨痛。今年新公布的省级文保单位日军侵华掠矿遗址,整合了死难矿工墓、罗山日军侵华运矿小铁路遗址、杨家侵华日军警备队军官宿舍、杨家0号大井4处文物,它们与萤乡抗战纪念馆组合,将为茭道镇开辟红色旅游提供重要的人文、实物的历史遗存支撑。

武义是闻名中外的萤石之乡,储量大,品位高,日军侵华发动浙赣战役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掠夺武义萤石。武义县文保所党支部书记沈秋英说,武义是抗日战争中受日本侵略者残害最严重的县之一,杨家是原来全国最大的萤石采选企业浙江东风萤石公司所在地,也是抗战中武义沦陷后的重灾区。

1942年,侵华日军占领武义后,为掠夺萤石资源,在熟溪河畔建起华中矿业公司武义矿业所发电厂,并从山东、江苏及当地抓来1700多名劳工,强迫他们在杨家、溪里、塘里等10多个矿区采矿,从武义掠夺萤石源矿40多万吨。日军烧杀掳掠,强夺萤石;屠刀指处,尸骨成山。许多矿工因矿难和被虐待迫害惨死矿山,当地群众仅在杨家一个矿区就清理出305具尸骨。暴行与反抗同在,屈辱与光荣并存,抗日军民以血肉之躯,同仇敌忾、奋起抗争,谱写出一部艰苦卓绝的萤乡抗战壮歌。

 

每一处遗址,都有一段惨痛的历史

A.死难矿工墓

蓝天,白云,绿树,将那座穹顶的死难矿工墓衬托得分外苍凉。

墓塚位于武义县茭道镇东莹社区东侧,是抗日战争时期被日军抓去强迫开采砩矿而残害致死矿工墓塚。1946年,由姚炳塘、徐云从、杨海涛将死难矿工遗骨拾捡合葬,1957年由浙江砩矿将墓迁移并且重修,占地面积 180平方米 305名死难矿工和被日本鬼子杀害的武义县第一位党支部书记李守初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祭奠对象。“当年,我的少先队入队仪式就是在死难矿工墓前举行的。”今年70岁,曾担任过杨家矿党总支书记的程根土说。

墓塚坐北朝南,水泥封顶作穹顶状,墓后砌弧形块石垣墉,台基水泥铺砌,台基正立面正中楷书阴刻“纪念抗日时期被日本帝国主义奴役死亡埋葬在此的三百零五名工人阶级兄弟/浙江砩矿全体职工立/一九五七年九月”,西侧阴刻“原始立墓人姚炳塘徐云从杨海涛”,东侧红漆手书“武义县第一位党支部书记李守初同志一九四三年八月组织抗日游击队被日本鬼子在杨家门口凉亭杀害”。台基两侧各设有台阶9级,台基前设拜台1级,拜台前有台阶11级。拜台和台阶两侧设花坛。

“抗战胜利后,杨家矿区井塘山上白骨累累。走在田野山间,不时可以看到死于日军迫害或感染瘟疫得不到救治而死亡的矿工尸骨头颅。”武义县原党史办主任陈祖南说,这样的惨状不但让当地人恐慌不安,也让很多民众觉得于心不忍。19465月,当地人姚炳塘、徐云从、杨海涛主动牵头收敛死难矿工遗骸,建造墓塚。他们的善行得到了当地士绅民众的自发支持,大家捐资出力收敛尸骨108担,头颅骨305颗,在杨家牛粪山脚修建了死难矿工大墓,让惨死的矿工入土为安,一慰亡灵,二鉴后世。

B.罗山日军侵华运矿小铁路遗址

茭道镇罗山村东面约 200处,山村公路边有一座小水泥桥横跨白溪,桥的前方是大片大片的绿色田野,从近到远由冷到暖,绿油油的嫩芽在阳光下折射出童话般的光泽。

极目田野,沟壑纵横,田堘由深到浅阡陌交通,很难看出这里曾有一条铁路联通溪里矿区。而日军的野心,是将这条铁路延伸至东海边,让杨家的优质萤石矿源源不断地从海船运出,实现他们的掠夺野心。

罗山日军侵华运矿小铁路建于1942年,是侵华日军侵占武义时为掠夺杨家砩石矿而建。桥南北走向,横跨白溪,长 7.38,宽 1.80,桥面现状为钢筋混凝土铺面,桥面下有两根大梁。桥两端各筑有钢筋混凝土砌置的桥台,高 2.40,自下而上分作三级,逐级内收,底层第一级进深 3.40,第二、三级进深 1.80。桥台两侧用石块在溪坎上砌成护墙,桥南有连接有约 200的铁路路基,宽约 6.10,高约 1.70,桥北路基已经变为农田。

罗山日军侵华运矿小铁路遗址所承载的历史信息,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以及对中国进行矿产资源掠夺的实例物证,是了解中国近代史的重要窗口,具有一定的文物价值。

C.杨家侵华日军警备队军官宿舍

在茭道镇东莹社区高高低低的小巷弄里兜兜转转,这个昔日曾直属于国家冶金部的大型企业如今有些落寞。高高低低的宿舍楼前,不时可以看见几个老人围坐闲聊或下棋打牌。

杨家侵华日军警备队军官宿舍位于茭道镇东莹社区中区背平房1号,1943年由侵华日军建造,供日军守备队军官使用,建于小山顶,可俯瞰整个杨家矿区。81岁的朱爱英坐在门廊的长椅上和住对面的阿姨闲聊着,她是新中国成立后矿区第一位矿长、山东籍南下干部朱安豪的女儿,从1950年来到矿区,就没有离开过。她说,这里住户换了好多拨,房屋内外也有一些小变化,但木制的门窗还有主体结构没变。

军官宿舍坐北朝南,占地面积 373平方米 ,分为前后两幢,相向而建。房屋是单层两坡悬山顶,砖木结构,每幢有6间,中间两间为会议室。建筑之间以过廊相连,柱间设廊凳,有美人靠。1949年后,分给矿区职工家属居住。这组建筑是日本对中国进行矿产资源掠夺及镇压矿工的实例物证,该建筑的结构为研究抗战时期的建筑及文化提供了科学依据,具有一定的科学研究价值。

 

D.杨家0号大井

330国道茭道镇东莹社区段左拐,往西走约 300,沿着杂草丛生的羊肠小道上山,在半山坡可以看见几处破败的砖瓦房矗立在荒凉山坡的野草杂树间。站在破败的房门前,可以看见阳光投射在废弃工房里的大片光影,斑驳的墙面上有绿色的青苔,裸露的顶棚上有嫩绿的藤蔓挂下。走进顶棚部分裸露的工房,布满废弃物的地面上,散乱地生长着一些植物。走过卷扬机房、更衣房,再往前走,有一处残败的围墙,上面挂着一块大红色的指示牌,上面用黄色大字写着“此处危险请勿靠近  茭道镇人民政府宣”的字样。隔着围墙,一座锈迹斑斑的废弃井架矗立在蓝天白云之下,被绿树映衬得格外醒目,这就是日军掠夺武义优质萤石的杨家0号大井。

杨家0号大井含砩量高,储藏量大,井深170余米,东到永康八字墙火石岗,西到东湖水库底,东西长 20公里 1943年日军侵占武义时,曾对此井进行挖掘。0号大井1949年以后继续开采,上世纪60年代由东风萤石矿正式开掘,2000年停止开采。大井井口呈方形,留存有卷扬机机架,井下有抽水管等设备,井口南侧约 20处尚保存有卷扬机房及更衣房;西侧为地面选矿工具房,均为青砖两坡悬山顶建筑。大井东侧 30处山坡筑有直径约 4的块石水泥砌置的圆形水池。

杨家0号大井是1949年以后新中国萤石开采较早的大井,含砩量高,储藏量大,在当时的开采中自力更生,采用较为先进的方法进行开采,在我省的萤石开采历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

每一段苦难,都是苍凉的记忆

萤石与温泉,是上天赐给武义人民的两大瑰宝。萤石晶莹剔透,俗称“夜明珠”,别名天游石。

19425月,浙赣战役爆发,日军目标直指武义萤石资源,侵华日军第13军作战命令中称:“在金华一带,萤石埋藏量达350万吨,武义占90%,品位达80%以上,居亚洲第一,每年可向日本提供15万吨萤石,实为日本国钢铁工业的必需。”

1942 518 ,日军参谋次长田边盛武中将飞抵杭州,向其13军面授机宜:“本作战结束后,须确保金华以东地区占领,本作战最希望获得的物资是萤石和铁道器材。”为此,日军开始对武义进行大扫荡。 523,日军70师团一部经永康入侵武义县城。翌日,出县城西门,经三角店、清塘直扑金华,再攻衢州。

6 18 ,日军22师团沿富春江经金华曹宅,从履坦方向窜扰武义县城;19日,出南门经徐村、新宅,进犯丽水。 76,日军22师团一个后继大队再陷武义县城,在武义境内四出扫荡,历时半个月再从履坦方向撤出。 831,日军70师团混成旅枪宁部1000余兵员,从金华沿金武公路直犯武义,沿途设立据点派驻兵力,作长期性的占领部署。侵占武义的日军先是70师团105大队,后有22师团85联队,联队司令部设于离县城5里的童庐村,下辖三个大队。一队护卫童庐,一队盘瑶县城,一队常驻履坦,与金华日军通连。

为实现长期掠夺,日军拆毁了熟溪桥桥廊以铺铁轨,并在桥北强拆民房,建造发电站。电厂面积2.17万平方米,安装2台大型发电机组。日军败退前拆毁铁路及发电厂,烟囱未及拆毁。烟囱原高 38,底部直径 4.50,现存烟囱及基座,为钢筋水泥结构。

浙赣战役后,武义、义乌等地的萤石产地被日寇列为“确保地区”,设立华中矿业公司武义砩石采矿所。194210月,日军从东北、山东、河南、安徽、江苏和浙江等地强携矿工1700多人,偷运至武义,盗采萤石。矿工进入采矿区后,吃的是发霉掺沙的糙米饭,穿的是破衣麻袋片,住的是阴暗潮湿的工棚,内有监工监视,外有矿警巡逻,不得寸步自由,不许转头张望,不许私语交谈,如有违反,轻者罚跪掌嘴,重者鞭打致残。

19444月,塘里和杨家矿区爆发大瘟疫,日军将患病劳工送进隔离所,任其病饿而亡。死者多时每天达数十人,拖尸队埋葬不及,就抛尸荒野。一时间,杨家矿区井塘山上白骨累累。

八年抗战期间,国共两党为保卫萤石资源,不屈不挠地与日军抗争,炸矿山、毁铁路、拆桥梁、驱敌寇,无数壮士献身抗战事业。

每一段历史,都值得频频回首

从发现萤石,到遭遇劫难,到1949年后自主开采,到改革开放之后东风萤石公司的发展变迁,武义县茭道镇东莹社区、罗山村这些与萤石有关的历史,都值得频频回望。

192110月,武义履坦镇范村的一个村民在大通寺后山第一次在武义发现萤石,并创建“物华砩石公司”,萤石矿开始外销,随之引来了日本侵略者的垂涎三尺。

19425月,侵华日军发动浙赣战役,其重要目标就是侵占武义等7个县的萤石产地,掠夺萤石战略资源。23日,日军东路师团侵占武义。 1015,由日本地质专家组成的从军调查队写出《武义-义乌萤石产地精查报告》,对武义境内的22处萤石矿作了调查,并作了贮量测算,报告中称:“就7个县的萤石资源调查实施结果看,武义萤石为东方第一。”11月,日军成立了“华中矿业公司武义砩石采矿所”,在杨家、塘里、周岭等地设立矿区盗采萤石。

新中国成立之后,国家注意到在这片土地上得天独厚的萤石资源,开始创办国有萤石采矿企业。19504月,浙江省砩矿办事处成立,清理日伪军残留矿山,作开采恢复生产,后经多次易名。196612月,改名浙江东风萤石矿,198011月改称东风萤石公司,成为当时中国最大的萤石生产经营企业。

东风萤石公司全盛时期有4个矿,16眼矿井,职工2500多人,年产块矿10多万吨,为国家创收了大量外汇,曾直属于国家冶金部。公司发展进入高峰的上世纪70年代末期到90年代中期,年出口创汇最高达到800万美元。进入80年代中期,“东风”每年上缴的税收是800万~1000万元;在当地纳税排行榜上,“东风”占据榜首长达10年之久。

在巅峰时期,东风萤石公司还开始多种经营,主要建成东莹水泥厂等企业。

上世纪90年代末,东风萤石公司在国有企业改制浪潮中拆分消亡,目前属于浙江省武义县茭道镇东莹社区。

1998 127 ,武义县人民政府公布死难矿工墓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20121116由武义县人民政府重新公布死难矿工墓、罗山日军侵华运矿小铁路遗址、杨家侵华日军警备队军官宿舍、杨家0号大井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今年1月,以上几处被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一件残酷的事。

这句鸣声悲切的名言,其实是一种无辜的负疚,一种终究意难平的怆然。

“奥斯维辛之后”,这一命题已成为每一个有良知的现代人都无法回避的沉重话题,而日军侵华掠矿遗址所承载的这些惨痛苍凉,更是不能忘却的记忆。

苦难记忆既是一种主体精神的品质,也是一种历史意识。苦难记忆指明历史永远是负疚的、有罪的,苦难记忆要求每一个体的存在把历史的苦难主体意识化,不把过去的苦难视为与个体存在毫无关联的历史。

如何更好地保存日军侵华掠矿遗址,如何更好地以鉴后世?武义县茭道镇政府期待更多的社会有识之士来出谋划策,积极参与。

【责任编辑:朱忠明】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