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宣传 >> 抗日战争在浙江图片展
金华“慰安妇”入中国“慰安妇”历史博物馆

发布日期: 2016-11-11 信息来源: 2016-11-10 22:04 金华新闻网 作者: 李艳 字号:[ ]


2016-11-10 22:04 金华新闻网

金华新闻网11月10日消息 记者 李艳 文/摄

 (金华鸡林会名单封面)

今天,竹篮、火笼、陶罐、盏台,四件老人使用的生活用品进入中国“慰安妇”历史博物馆,永久珍藏,向世界控诉侵华日军“慰安妇”性奴隶制度的罪恶。

这位老人不是别人,正是10月21日本报独家报道《浙江已知唯一在世“慰安妇”开口控诉》的主人公。前天,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苏智良,上海师范大学女性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陈丽菲等一行三人,来到金华调查确认老人受害史实, 并予以经济援助。

至此,我国已知公开身份的在世“慰安妇”,由此前新华社公布的19人增至20人。金华新发现的“慰安妇”,为浙江已知唯一在世的“慰安妇”。

“金华的发现是新的突破!”

10月21日,《浙江已知唯一在世“慰安妇”开口控诉》在本报刊发后,影响广泛。当天,腾讯两次弹窗推送转发。苏智良在前一天接受记者采访时,得知该消息非常兴奋,夸奖“金华日报做了一件好事”,表态将在适当时候前来金华探望。

苏智良是在国际上颇有影响的“慰安妇”研究专家。前天,苏智良一行风尘仆仆出现在金华高铁站时,就对记者说:“金华的发现是新的突破!”

为尊重当事人,本报“等”了三年多的采访,以及见报时隐去名字、地址、背影照片等特殊处理,更让苏智良点赞:“有心,做得很不错,态度特别好,有人道感。”

 

口述实录“慰安妇”屈辱历史

时间可以抹平一切,但是“慰安妇”的伤痛和屈辱,却是时间也无力平复的。

再次看到记者,老人就伸出手来哭诉:“我这辈子吃苦头,日本强盗,杀人放火,强奸妇女!”

虽然听不太懂金华话,陈丽菲仍然非常有经验地抱住老人,抚摸身子,频频安慰。看到老人不停地颤抖,她还细心地把为老人带来一条的崭新羊毛围巾,给老人围上,并扶老人在床上躺下。老人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

苏智良送上慰问金,叮嘱老人买点好吃的,有病要及时治疗。苏智良介绍,这是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向社会募集的资金。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成立于1999年,从2000年起,研究中心对调查确认生活在中国大陆的“慰安妇”幸存者进行生活援助,迄今已发放500多万元。

在征得家属同意后,苏智良一行为老人做了“慰安妇”口述实录,本报报道成为口述实录重要、有力的依据。陈丽菲拿着事先打印出来的本报报道和问题记录,边看边问。

虽然年事已高,问的人也不同,但老人当天的口述实录与记者的采访基本吻合。这在证明老人记忆惊人的同时,也说明“慰安妇”的屈辱经历是如何深入血脉,没齿难忘。

“白天关在房间里,鬼子晚上来欺侮。”

“床是大通铺,鬼子一个个进来,看中哪个拖哪个。”

“兵有大小,如果是军官,看上哪个姑娘,就可大模大样地带走。”

……

老人身心遭受巨创:因为当时年龄尚太小,鬼子得不到满足,她的右手中指被鬼子砍裂、骨折,至今摸上去硬硬的;她的右大腿被鬼子砍伤,现在还有一块凹进去;她时常闹肚子痛,似乎有个东西在里面爬……

受害时间长证据链特别完整

苏智良、陈丽菲自1999年开始进行“慰安妇”调查研究后,几乎访遍了全国各地已知的在世“慰安妇”,最多时达100多人。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的助理曾主动与他们联系,意欲拍摄一部“慰安妇”题材的电影。目前,多部“慰安妇”纪录片已问世,金华新发现的“慰安妇”老人也将在合适的时候,及时拍摄记录。

“老人最明显的特点,一是受害时间长,长达三年的蹂躏,在我们所有调查的‘慰安妇’中,算长的。二是证据链特别完整。老人的丈夫比她大四岁,和她同村,是间接见证人。而且他还和同村被抓的另一位‘慰安妇’是小学同班同学,情况了解得比较清楚;同村的离休干部老徐比她小六岁,当年亲眼看到她和同村的姑娘被抓,是直接亲近证人。两个证人同时代同村,不同时间不同人,但线索清楚,讲述的事实、时间、地点、节点基本一致,可信度高。”苏智良说,“慰安妇”制度是“二战”时期日本政府及其军队使用暴力迫使大量妇女充当军队性奴隶的制度,这在人类文明史上,是空前绝后的国家犯罪和战争暴行。“慰安妇”按来源可分为强征、诱骗、俘虏三种,我国大多数“慰安妇”制度受害者属强征,金华老人当年午睡醒来被鬼子拖着抓走,就是非常典型的强征。

当天,老人说到愤怒处,拍着床不停地哭。一辈子生活在压抑中的她,“慰安妇”的屈辱经历是心中永远的痛。

“金华鸡林会名单”具有国际意义

《浙江已知唯一在世“慰安妇”开口控诉》文中提及的“金华鸡林会名单”,同样引起了苏智良一行的兴趣。

“金华鸡林会名单”现存于金华市档案馆,是去年10月记者在一次采访中意外发现的。“金华鸡林会名单”首页注有“机密”字样。前言写道:“该会(鸡林会)会长岸岛子峰思想纯正,颇堪接近”“经运用策反力量,获得名册一份”。落款时间为1945年1月,表明70年前,早在战争期间,“金华鸡林会名单”即已落入中国人之手,非常不容易。 

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世界仅存的为数不多的“慰安妇”相关名单。鸡林是朝鲜的地名,很多朝鲜妇女,就是在那里下落不明。鸡林会即朝鲜同乡会之别名,名单记于昭和十九年四月(1944年),是日语,其中说明:“鸡林会”为作为“皇国臣民”,居住金华地区朝鲜半岛人的组织。“鸡林会名单”有名有姓的共211人,其中金华市区140人、武义29人、义乌21人、兰溪4人、诸暨17人。名单登记有各种各样的人,有公司职员,有办企业的,也有无职业的。光住在金华市区雅堂街有名字没职业的就有87人,年纪最大26岁,最小17岁,平均年纪21岁。

当天,在记者带领下,苏智良一行认真查阅了“金华鸡林会名单”,一看就认为非常有研究价值。

“这是一份很有价值的档案,是朝鲜人在金华地区的名录,记载了名字、年龄、籍贯、所从事的职业。其中,至少有6家慰安所,还有相当部分的年轻女子集中住在同一个门牌号,这些人很有可能是朝鲜‘慰安妇’。”苏智良反复查阅,兴奋地说,“金华鸡林会名单”具有国际意义,是非常珍贵的“慰安妇”调查材料,很少见有这么集中的“慰安妇”相关名单。

这份名单透露出哪些信息?名单上的人后来又去了哪里?他们中究竟有多少人被强迫做了“慰安妇”?苏智良表示,将尽快对名单进行解读。“里面出现的人名、地名,特别是金华地区的地名,涉及非常多。我们将通过实地调查和文献资料相结合,复原日军在浙江的暴行。”

史料记载,从1942年5月20日开始,东阳、义乌、永康、武义、汤溪、兰溪相继被侵华日军占领,至5月28日,金华城区沦陷。以后,金华地区一直被日寇作为战略要地,以重兵驻守。在长达三年的沦陷时期,侵华日军从日本、朝鲜及中国各地强征(抢)大量妇女,在金华各县城(乡)开办了20多处“慰安所”,其中,金华(县)9处、武义6处、兰溪3处、浦江1处、义乌2处……

当天,苏智良最为遗憾的是,地处婺城区长山乡石门村、金华市区已知仅存的一处慰安所旧址,在他抵达金华的前一天被拆。

这是一场和时间的赛跑。

老人鼓足勇气的开口控诉、苏智良一行不辞辛劳的调查,以及所有人的努力,只为历史真相大白于天下。

(报道详见2016年11月11日《金华日报》)

【责任编辑:吴晓华】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