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宣传 >> 抗日战争在浙江图片展
施金友:左臂刺青见证川军抗日血战浙江

发布日期: 2016-04-05 信息来源: 金华日报2015年10月22日a07版 作者: 章果果 字号:[ ]


 施金友:左臂刺青见证川军血战浙江

口述:施金友:整理:章果果

  时隔70多年,施金友左臂上一个刺青依稀可辨:“21,即新21师搜索连。新21师每一个士兵手臂上都有这样的刺青,这是一个沉默的誓言:生是21师的人,死是21师的鬼。

  新21师是一支特殊的部队。它是川军,又是川军中的异类。它的创立者是范绍增,即《哈儿师长》系列电视剧中樊哈儿的原型。抗战爆发后,范绍增自筹资金,抵押了自家的大花园,买来武器,又亲自跑回家乡征兵。袍哥起家的他一声吆喝,一大帮视死如归的弟兄就聚到一起,这就是新21师。1939年,范绍增带着新21师出川,奔赴第三战区,主要在浙江作战。据说,出征前,父老乡亲赠送了一面锦旗,上面写着受命之日忘其家,出征之日忘其身。千里转战,他都让士兵们高举这面锦旗上前线。

  八年抗战,川军之功,殊不可没!但很少有人知道,川军曾在浙江战场抛头颅洒热血。1944年,新21师收复丽水、温州之战,整整牺牲一个团,另两个团伤亡过半……取得了悲壮的胜利。

  历史几乎被掩埋。好在有民间人士积极寻访,一点点拼回当时样貌;而像施金友这样至今幸存的老兵,就成了历史最好的见证。

21师士兵手臂上都有刺青

  我叫施金友,今年91岁。出生于1925年,永康龙山镇溪田村人。溪田从前是个驿站,很繁华,我祖父是做药材生意的,家境还不错,我也读过几年书。

  一次,日本人经过溪田,全村人都躲到山上。当天晚上,日本人就住在我家,点了一把火,把我家好一点的桌子凳子全都烧了,烧了一个晚上。我家老房子的花窗,雕刻着精美的戏曲人物,一个花窗就要耗费40个工时,全部被日本人烧了。

  我恨日本人,18岁时,听说四路口驻扎了一支国民党部队,专门打鬼子,我就瞒着父母去报名。长官看我身体强壮,又是主动参军,把我编入师部的搜索连,还给了我一个上等兵。我是轻机枪手,搜索连的装备挺不错,一个班就有一挺轻机枪。搜索连和特务连都是直属师部,特务连担任师部的警卫工作,从不离开,搜索连在确保师部的安全之后,有时也作为机动部队参加战斗。

  刚入伍,我的左臂就刺上了“21这几个字,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看,这几个字还是认得出来。“21的意思就是新21师搜索连,上面的两撇,表示在军事大队第二排受训。我加入的部队是88军新21师,这是川军。新21师每个士兵手臂上都有刺青,开大会的时候要把袖子捋上去检查一下。

  新21师师长罗君彤,人很和气。有一次我给他站岗,天太冷,就把军服的领子竖起来,缩着脖子。师长回来看到,我有点害怕,没想到他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副师长李文密却很严厉,经常骑着马来视察,看到哪个兵无精打采就要骂,看到风纪扣没扣好也骂。

  不久,我们就离开永康去缙云,在缙云的河阳村驻扎了很长时间。我参加的第一次战斗是武义阻击战。那是1944年的一天,连队晚饭后从河阳村出发,第二天中午到达武义清风岭附近的村庄。我们停下来一边构筑工事,一边埋锅烧饭。刚吃完饭,就看见大批日本人从对面山上过来。战斗马上打响,日本人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也不敢进攻,只是不断用炮火轰炸。我们边打边撤,到了山上。日本人派出3架飞机搜索,好在树木茂密,飞机看不见我们。

  我们守在山上,到了半夜,61团派了一个连来调防。我们就直接去了丽水。第二天,就听说来调防的那个连被日军俘虏了,后来,他们成了伪军。日本人投降后,61团团长在杭州碰到了那个连的连长,把他给抓了。到诸暨时,师部下命令枪毙了他。

丽水保卫战,63团全军覆没

  在丽水,我们师部没有驻扎在城里,而是在江对岸。19448月,数千日本兵从缙云、武义过来。师部令63团守城。63团大部分是在浙江新招的兵,还在受训,战斗力不强,而且装备很差。

  8月,日本兵集结丽水郊外,黄昏时分开始攻城。63团孤军奋战。那时候汉奸很多,哪里发现有部队,汉奸就会打信号枪通风报信。所以,那天晚上,日本人进城后,就通过汉奸摸清了63团团部的位置。团长中弹牺牲,团、营、连之间中断联系,也失去统一指挥。一下子,兵就乱了,逃的逃,死的死。63团几乎全军覆没,到处都是尸体,血水染红了瓯江。真是太惨了!

一夜之间,日本人打进了城

  63团的团长彭孝儒黄埔7期毕业,年纪轻轻已经是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少将高级参谋。他有志报国,强烈要求上前线抗日,司令长官顾祝同派他任63团团长。按军衔,彭孝儒已是一名将军。他牺牲时只有31岁。

  丽水失守20多天后,915日,62团反攻丽水城。62团是主力团,以四川兵为主,作战经验非常丰富,也很英勇。他们守在江对面的山上,从山上攻下来,势头很猛,日本人向四面撤退。

  一夜之间,丽水城失守;又是一夜之间,丽水城收复。

  我们搜索连是守师部的,但也要参加战斗。一次,丽水发现村子里有一股鬼子,就让我们搜索连去。那个村庄旁边就是公路,白天鬼子不敢出来,晚上才出来。我们就晚上打,打了两三夜,上面命令我们不要打了,让鬼子出来。可是,我们退出来后,就被包围了。我们退到山里,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也没办法联系师部,在山里待了两天。山上有番薯,那时节番薯还没结果,我们只能吃番薯叶充饥。两天后,师部派的人找到了我们。后来,我们也去了温州。

见证莲花心攻坚血战

  在温州,最难忘的是莲花心战役。

  莲花心是温州市郊的小山,山虽不高,但是坡陡难攻,日本人在山顶筑了防御工事,是一块非常难啃的硬骨头。而且,日本人在温州的部队直通海上,还有军舰。

  我们师部驻扎在瞿溪,离莲花心大概10里路。具体打仗的士兵我们看不到。只远远看见有一面旗,攻哪儿,旗子就在哪儿,重武器都打到旗子前面。我们攻上去,日本人又反攻回来,反反复复的拉锯战,打得十分惨烈。听说那些冲锋的战士都是一排排地倒下。

  有一天,让我们搜索连也上战场。我们吃过中饭后到了山脚作预备队,62团团长说,听说你们搜索连是出了名的战斗力强,今天就让你们上战场试试。我们一个个很激动,想好好杀它一场。但是,一直到晚上还没下命令进攻。这时,师部打电话来,让我们赶紧回去。结果,我们前脚刚走,那边就进攻了。

  那些冲锋的人,把热血洒在莲花心,再也没有回来……

  莲花心战役真是一场攻坚血战,最终,我们收复了温州。新21师师部退回丽水的时候,温州的老百姓热烈欢送,还送给我们每人一把花雨伞。

  我儿子也收集了莲花心战役的一些资料。谷擎一1985年发表了《莲花心观战追记》,他是当年受邀观战反攻莲花心高地战斗的记者(攻击莲花心的战斗由总指挥亲自督战,还别具一格地组织了一个现场观战团,观战团中除了战区派来的人外,还有英国的军事观察团、当地民众团体代表和新闻记者)。他写道: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我方抬下伤亡官兵,陆续撤出阵地。当地农民为部队筹送犒赏时,部队人员悲壮地相告:不用酒,无需肉,请用棺木二十具,送亡灵安息!’”

  62团团长陈章文也在回忆录里介绍了战役的许多细节:我方山炮一个营,曾协同步兵仰攻5次,两次得而复失,与日寇肉搏3次,双方伤亡均重……我师及友军官兵虽伤亡千余人,但士气不衰,个个勇猛,坚持攻击……”陈章文说,战役惨烈,62团攻占莲花心时血战了23夜,阵亡3个连长,士兵死伤数百人。

  莲花心战役之后,当时的省长黄绍竑还下令在温州建造了一座纪念碑,后来被拆掉了。

当年的川籍老兵,一个都不在了

  我以前从来不说这些事情。2013年,民政部出了一个和抗战老兵有关的文件,儿子在新闻里看到后问我:你以前打过日本人,有没有依据?我说别的依据没有,就是手臂上还有刺青。这个刺青在我手臂上已经70多年了,但我儿子是第一次知道。

  儿子在网上看到四川有人专门找川军,就给打了电话。对方马上和温州研究莲花心战役的柯永波联系。后来,柯永波专门来找过我几次,了解当年的情况,成都写《抗战中的川军》一书的何允中也打电话来采访。

  温州的记者曾经寻访新21师的川籍老兵,但一个都没找到,都不在了。他们反复向我打听,有没有川籍老兵的线索,我也没有。当时我在新21师算是年轻的,那些四川老兵都已经三四十岁。柯永波说,在寻访中,老百姓反映新21师非常英勇,是追着日本人打的。

  柯永波还搜集了李文密口述的回忆材料,他说:21师从六月到八月永康、武义战役,接着丽水战役,直到温州战役接连获胜。永康、武义、丽水、温州战役共歼,缴获大量轻重武器、弹药、辎重,击沉船只6艘,缴获辎重船只10艘。但最令人痛心的是丽水战役国军整整牺牲一个63团,温州攻坚战役6162两团伤亡过半……”可见,当年新21师的战斗真是非常惨烈。

  后来,我儿子看到《处州晚报》上一篇文章,说缙云也有一个新21师的老兵,他就打电话联系,然后,我们和柯永波一起去了缙云。这样,我和这个从未谋面的70多年前的战友见了面。他一开始是卫生队的,后来去了无线电台。他的手臂上也有刺青,刺的是“21

  我们一起去了当年师部驻扎的河阳村。70多年了,我从来没有回过这里!当年情景历历在目,副师长李文密每天清晨都要骑着马在村子里跑两圈。还有我的连长、排长,都是四川人,都对我很好,像大哥一样。排长周国斌在丽水驻扎时成了家,生了孩子,孩子的名字还没取,他对我说,以后我也在浙江了,以后我们做亲戚!但是,内战开始不久,连长、排长都被打死了。

  不久,我也回了老家。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