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宣传 >> 抗日战争在浙江图片展
张天灯:参加过特训的抗日神枪手

发布日期: 2016-03-21 信息来源: 金华日报2015年10月22日A07版 作者: 张海滨 字号:[ ]


 

看到日本鬼子侵华无恶不作,年轻气盛的张天灯决意投军报国。他还变卖祖田作经费,到佛堂募兵。部队被打散后,继续坚持抗日……张天灯的抗战经历极为丰富。由于嗓子很难说话,老人就在本子上写自己的经历,让人敬佩。

张天灯:参加过特训的神枪手

口述:张天灯  整理:张海滨

痛恨日寇,毅然投军报国

  我叫张天灯,又名张贯时,字志浩。今年94岁,东阳市横店镇禹山小区陈大塘人。

  我父母生了三个儿子,我是第二个。父亲是个泥水匠,小时候家里生活条件比较艰苦。我读书一直读到中学毕业,在金华七中读的中学。

  中学毕业后,我先是待在家里。起初帮家里卖东西,可我总觉得自己是读书人,卖不来,老是卖不掉挑回来。后来,我又跟村里人去安文、大盘等地挑私盐贩卖。为了逃避盐兵,我们要趁天下雨或者黑夜时,爬山过岭、渡河,逃过盐兵把守的地方。山高路陡,晚上看不到路,常有人摔伤。摔伤了也不能叫出声,一旦被盐兵听到麻烦就大了。就这样,冒着生命危险,我们一次只能挑四五十斤盐回来,卖掉后能赚一元银元。

  我在家里待了一两年时间,有时就替哥哥张法灯去南马做作战工事。不过,主要还是挑盐贩卖。后来,贩盐做得顺了,我只要把盐挑回家,别人就会来买。我存了不少银元。经人介绍,我定了一门亲事,交了聘金连庚礼共40银元。

  就在这一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我就非常痛恨日本鬼子,决心投军报国,上前线杀敌。

募兵组建忠义救国军野战五营

  那时候,国民革命军在金华、东阳有很多招考单位,起初,我报考东阳宪兵招考处和金华汽车兵团,结果都通过了。正巧我原在19路军的姨丈包余庆从福建退回家乡,他说这些工作没有前途,叫我不要去。在姨丈的支持下,我又考入金华警察局,先在军警稽查处工作。后在包余庆的介绍下,到两浙盐务总局当运警。

  我刚上班没多久,诸暨沦陷,金华危在旦夕。两浙盐务总局裁员、撤迁,我也被裁员回家。

  那时候,日本鬼子非常凶残,特别是飞机,在东阳乡下到处轰炸扫射,横店镇南上湖村、楼店村等都被飞机轰炸过。伪军也和日本鬼子一起到处流窜作案,抓人烧屋、强奸妇女,无恶不作。

  我就将祖田卖给堂兄,将款项当作募兵经费,跟着营长、湖南人谭道龙到义乌佛堂组建忠义救国军野战五营。我是副营长,兼营部军需。

  忠义救国军的前身是苏浙行动委员会别动队,当时爱国青年由于战火绵延而被迫辍学,许多人不愿离家,便组成一支军队,以最大限度地动员这个地区的抗日力量投入抗战。

  当时,我们野战五营计划招兵三个连,兰溪、诸暨各一个连,营部一个连。随我从军的有本村的张土生、黄尚喜等人。

  我们招了4个月左右,三个地方总共只招了一个连的士兵。后来,募兵经费用完,经济非常拮据。谭道龙只好到孝丰的军部要求领款,可是后来他就不见踪影了。我只好带着一个连的官兵,赶到孝丰军部听候调遣。一路上借粮借款,好不容易把部队拉到孝丰。部队被编入别的连队,我被分配在教导第一团团部任副官。

  鬼子对咱王老虎团恨之入骨

  我们部队就在苏浙皖边区开展敌后工作,主力在溧阳、常州一带打游击,牵制日本鬼子兵力。我们的团长是王力忠,绰号王老虎,日本鬼子听说王老虎的部队都很害怕,对我们恨之入骨。

  日本鬼子利用汉奸,千方百计收买我们的情报员,以制造机会围歼。最后,我们团被叛徒出卖,陷入日本鬼子的包围。我们好不容易突出包围圈,只留下一个连的人。

  当时,我们副官室就入殓44具尸体,只有一具棺材装的是一个可以认得出面容的连长,其他棺材都是装满尸体为止。还有很多尸体没办法收回,都是当地百姓帮忙埋葬的。

  可以告慰死者的是,后来我们抓住了那个叛徒情报员,将他押到烈士墓前枪决了。

一夜奔袭60公里打日本鬼子

  194112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成功,美国最终参战。为了战胜日本,美国必须要同中国的军情机构合作,建立战时跨国情报机构。我参加了这个机构的第一期,也是唯一一期培训。培训项目非常多,有射击、爆破、桥梁、情报等等,培训项目按个人兴趣选的。我喜欢射击,学的就是射击。我是神枪手,手枪打得特别准。

  学习时,我们也有战斗任务。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突然接到命令,让我们从军部出发,一个晚上长途奔袭60公里,突袭日本鬼子。一路上,我们突破了五道封锁线,三个有电的铁丝网和三个炮楼。在过日本鬼子的铁丝网时,那些美国兵很怕死,都是我们冲在前面。而且他们发觉铁丝网通电后,有的竟害怕得不会动弹。

  那次突袭打得很漂亮,因为鬼子根本没想到我们会兵从天降

  我们的武器装备很好,都是美式装备,而且行军迅速,来去无踪,日本鬼子都很忌惮我们。为此,他们想尽办法要消灭我们。有一次,在江苏溧阳,我们几个人正在和团长打牌,没想到,日本鬼子竟然偷偷摸了过来,直到迫击炮弹在我们营地炸开我们才发现。我们一路撤退,最后退到了江上。还好在溧阳一带,江都比较小,冬天会断流。当时,特务连连长生病了,指挥权交给连副,没想到连副打仗特别勇猛,身先士卒,面对涌来的敌人,依然高喊着冲啊!冲啊!硬是带领我们把鬼子打退了。那次战斗后,连副就升官了。

  除了打日本鬼子,我们很多时候都负责清理叛徒。当时,我们有个情报员叛变,成了汉奸,他自以为身份没有暴露,仍旧回来刺探情报。乡长偷偷地传信过来,说会稳住他,让我们想办法逮捕他。在一个茶楼里,我们派了一个排的人去抓捕,事先做了周密部署。汉奸一进来,我们就关了门,从后面把他抓了起来。

到嵊县招兵买马

  我学习了6个月,毕业后,仍回原部队。可是我们团有编制,却没有人马,于是就由我和营长带着一个连到嵊县招兵买马。

  我们步行走了四五天,途中经过很多日本鬼子的步哨和炮楼。一路上,晓行夜宿,饥寒交迫,提心吊胆。在路过诸暨枫桥时,大概是下午4点,有老百姓来报告说,日本鬼子和伪军约100人正向枫桥包围过来。

  当时,我是急出了一身冷汗,因为我们是来招兵买马的,不是来打仗的,身上带的是手枪,整个连里只有一挺轻机枪,另外就是几支步枪。如果真的被包围的话,凶多吉少。

  看到情况危急,营长欧阳寿在向上级报告后,派我主动前往要道阻击敌人。我带着几个人到了指定地点,定下策略,如果敌人真的过来了,我们就分散开,打游击为主,让敌人误以为我们的兵力比较多。幸运的是,后来到了天黑,敌人还是没有过来。

  让人想不到的是,刚接到撤回命令,又有情报说一股伪军向我们驻地窜来。不过,这时候,天已经黑了,我们就不怕他们了。为了以防万一,我又带了十几个人守在要道,一个多小时后,伪军退回去了,战斗没有打起来。

  日本鬼子投降后,忠义救国军改编为交警总局,并调往东北守铁路。后来,我生病,就借机回到老家。

  我现在有三个儿子、三个女儿,大家生活得都还好。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