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宣传 >> 抗日战争在浙江图片展
重走台湾义勇队抗战路

发布日期: 2015-10-21 信息来源: 金华新闻网-金华日报2015-10-21 作者: 章果果 字号:[ ]


 

今天,我们重走台湾义勇队抗战路

 

金华新闻网10月20日消息 记者章果果 文/摄

“令尊是我父亲的秘书。”

“令尊是我父亲的证婚人。”

两位台湾义勇队的后人把手紧紧握在一起。他们一个是台湾义勇队创立者李友邦先生之子李力群,一个是李友邦秘书张一之(张毕来)的女儿张惟明。76年前,他们的父亲也曾紧紧握手,在金华的抗战历史上,写下不可磨灭的光辉一页。

76年后,他们沿着父辈的足迹,从金华到福建,重走台湾义勇队抗战路。同行的还有5位当年的台湾义勇队、少年团团员,以及原义勇队和少年团成员的儿女乃至孙辈。10月20日上午,“弘扬抗战精神,推动和平发展———重走台湾义勇队抗战路两岸交流活动”正式启动,此次活动由金华市政府、浙江省台办主办,金华市台办、金华日报社等承办。

5位老队员和老团员重走抗战路

“台湾是我们的家乡,那儿有五百万不自由;台湾是我们的家乡,那儿有花千万朵不芬芳……要收回我们的家乡,我们得和敌人拼个生死存亡!”启动仪式上,金华曙光小学孩子们演唱的一曲《台湾少年团团歌》,让5位耄耋老人难掩激动。这是他们从小熟习的歌曲,也是时常回荡心中的旋律。这5位老队员和老团员中,郭辅义、曾东升、曾海涛来自台湾,黄中一和刘惠敏来自内地。

重走抗战路的第一站是位于酒坊巷的台湾义勇队纪念馆。当墙壁上的历史来到眼前,这些耄耋老人一个个兴奋得如同孩子。

“刚到金华,我就到酒坊巷18号的台湾义勇队报到了。”94岁的黄中一腿脚已不方便,但他仍然坚持参加活动。76年前,他从新安旅行团来到金华,成为少年团的指导员。他带着孩子们在浙江、江西、皖南、福建一带进行抗日演出,是小团员们心中尊敬的黄大哥。

如今,他依然是他们的黄大哥。刚到金华,刘惠敏就紧紧抱住了黄大哥。她是台湾少年团中最小的妹妹,参加时只有7岁。但是,她说,少年团对她的一生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这个就是我。”郭辅义指着墙上一张照片说。照片中,10个孩子英姿飒爽,从右数过来第三个,身子还没有手中的枪高的小孩就是郭辅义。“那时,我才10岁。我父亲郭汝侯是台湾义勇队的第一批队员。”他又指着另一张特写:“这是我演出时照的。”

有趣的是,当年18岁的曾海涛正是看了郭辅义的演出后加入了少年团。那次,台湾少年团在泉州街头演出,郭辅义演一个“台湾小主人”,曾海涛看了后大为感动,就和两个同学一起,参加了少年团。后来,他到义勇队编辑《青年周刊》。

他说:“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我非常高兴,立刻从编辑部赶到少年团团部,把好消息通知给小伙伴们。”少年团的团员们欢呼雀跃。回忆当时,曾东升说:“我们都高兴得不知怎么办才好,尽情地喊,尽情地跳!只可惜没地方买鞭炮庆祝!”这张照片,也被定格成珍贵的历史瞬间,展示在台湾义勇队纪念馆里。

9·3阅兵,曾东升受邀观礼,还受到了习总书记的接见。谈到观礼感受,他感慨又风趣地说:“所有展示的武器都很先进,假如当时我们的武器这么好,日本就不敢侵略了!”

对历史的重温,也是对父辈的缅怀

此次重走抗战路活动,还有许多台湾义勇队和少年团成员的后辈。对他们来说,这是对历史的重温,也是对父辈的缅怀。

“我最后一次见到父亲,他已经躺在殡仪馆里……”刚说了一句,李建群这个七尺男儿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他也是李友邦的儿子,父亲去世那年,他才两岁。金华之行,让他不时勾起回忆:“我现在提起父亲,心中就很悲伤……”他再度哽咽。

与弟弟的至情至性不同,哥哥李力群把对父母的思念,化为了宣扬抗日的愿力。他的表情一直很凝重,这里面,有着对于父母“大悲大冤”命运的深切感怀,也有着继承父母抗日遗志的沉重担当:“我父亲在殡仪馆,身上有三处枪伤,我父亲是以叛乱罪被处决,是以莫须有的罪名(1952年,在“白色恐怖”中,李友邦被台湾当局处决)。当年,父亲鉴于台湾的武装部队已被消灭殆尽,抗争下去也是无谓的牺牲,于是,他到祖国大陆成立义勇队,唤起大陆和台湾同胞来抗击日本人……父亲理念崇高,是个终身爱国的志士……”

类似的言语,他已经在不同场合说了很多遍,他仍然会继续说下去。父辈有父辈的抗日,而宣扬父辈的抗日经历,就是他的“抗日”。李力群对于这次活动非常重视,做了很多准备,他特意穿了一件自己设置的夹克,左边胸前印有抗战胜利70周年的纪念章,右边胸前是父亲亲笔题的两个字“复疆”。他还给台湾义勇队纪念馆带来了一份礼物:当年少年团团员在武夷山写下八个大字:“抗击日寇,保我中华。”今年,中国抗日纪念馆到武夷山拓印了这8个字送给他,他又制成标语赠给台湾义勇队纪念馆。

张惟明在父亲和母亲的老照片前留了一张影。她的父亲张一之,当年协助李友邦创立了台湾义勇队。台湾义勇队队歌和少年团团歌的歌词,就出自他之手。她的母亲李炜(夏云),也曾是少年团辅导员。她说:“我看到纪念馆里父母的照片,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他们那么年轻就参加抗日。”父亲对义勇队念念不忘,总觉得有一天会和台湾同胞重逢。母亲是浙江人,20岁不到就离开家乡,至此再没有回去:“这次重走父母的抗战路,对我来说意义特别重大,可以说是了却了父母多年的心愿。”

台湾义勇队纪念馆是2006年建立的,并入选国家首批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回忆建立纪念馆的经历,原金华市台办主任金振林说:台湾义勇队是两岸同胞共赴国难、共抵外敌的历史见证,也是对李登辉“台湾不存在抗日”言论的有力抨击。为了建立台湾义勇队纪念馆,台办在10年里,给市政协写了10个提案,整个过程可谓是想尽千方百计,历经千辛万苦,走遍千山万水,翻遍千柜万箱。经过10年努力,终于把淹没于历史长河的史料,一点点地抠了出来,抢救性恢复了台湾义勇队遗址。

金华市台办主任蓝群英表示,台湾义勇队纪念馆目前每天能接待500来个访客。让纪念馆成为联结两岸交流交往的平台,是台办一项重要的工作。以后,要加强宣传力度,丰富馆藏,进一步发挥纪念馆的作用。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